追蹤
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4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噩】 2

第一章 【噩】 「女士,請問這幾天妳有聽到些甚麼怪聲音嗎?比方說爭吵、打鬥之類的。」 穆德相當有禮貌地問道。 艾瑪推高滑落的銀框老花眼鏡,安撫懷裡不安分的虎斑金吉拉,沉思一會兒,說道:「沒有,這裡隔音很好,我只知道蜜雪兒快結婚的樣子,沒想到……唉,現在壞人真多!」 穆德點頭。看來這附近的鄰居應該問不出什麼線索了,他走回蜜雪兒的公寓,作案現場是在飯廳,地面上波斯地毯的花紋,被乾涸的血跡掩蓋,幾乎已經看不出它原本的樣貌,飯廳牆面上多處斑斑血痕,餐桌上的餐具也染上黑褐色,而蜜雪兒幾乎只剩一副白骨和幾坨脂肪碎塊。 鑑識小組四處採集現場證據,穆德走近飯廳的樑柱,蜜雪兒就是被綁在這裡的,他又看看牆面的血跡,和樑柱附近的水桶,穆德大膽地作個假設,他向史考利招招手。 「史考利,我想受害者,應該是被吃掉的。」穆德胸有成竹地說道。 「吃掉?!不可能,這比較像是挾怨虐殺,受害者不是就快結婚了,搞不好是前男友或是其他第三者幹的。」史考利不可置信地說道。 她不得不承認穆德的想像力很豐富、直覺敏銳,但是吃人這檔事,太誇張了,她沒有辦法接受,這裡是美國,是一個文明的社會,並不是非洲大草原,要他相信美國有食人族,那不如叫她相信企鵝不是鳥類,還比較容易。 穆德早料到史考利的反應,他好整以暇地詳細解釋道:「妳看牆上血跡的位置,應該是蜜雪兒先被割喉造成的,再看地面上的水桶跟毛巾,還有桌上沾滿血跡的餐盤、刀叉,現場又只剩骨頭和一些脂肪碎塊。嫌犯殺了蜜雪兒之後,為什麼餐具會沾到血?身體的內臟組織都不見了,算是嫌犯想滅跡好了,但為什麼帶走內臟卻留下骨頭?而且妳看地板上的血量,頸動脈被割斷,血量怎麼可能那麼少,剩下的血跑去哪裡了?」 史考利搖搖頭,這件事情一定有別的解釋,她拒絕相信穆德的說詞,而且穆德的說法裡也佈滿漏洞,她緩口氣,接著說道:「也許嫌犯是個有怪癖的殺人魔,喜歡蒐集內臟,餐盤上的血跡,有可能是嫌犯刮取內臟時,先放在上面沾到的,留下骨頭,搞不好他根本不想遮掩,故意讓我們發現,很典型的心理變態,少掉的血量,我覺得很難去測量,受害者都死三天了,乾涸的血跡你要怎麼算?」 史考利總是有辦法反駁他,但是,他相信事情絕對沒有那麼單純。 「可是,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七件一樣的案子了,每一個案子都是這樣的場面,而犯罪現場的指紋通通都不一樣,不可能是同一個人幹的。」穆德說道。 「也許是這個變態殺人魔,故意留下的亂七八糟指紋,想誤導偵辦方向也說不定呀。」史考利聳聳肩,說道。 「反正我覺得其中有蹊翹。」穆德賭氣般地說道。 他不再與史考利攀談,走到餐桌前,凝視著那黑褐色的餐盤。腦海裡突然浮現,擁有未知面孔的嫌犯,坐在這個位置上,舉止優雅地切割著蜜雪兒的臟器。他又望向地面上的那桶水,這簡直就像,食用前要把食物處理乾淨的樣子。 這一個月裡,失蹤案加上謀殺案的檔案夾,幾乎都可以堆成一座小山,冥冥之中他感到一切應該都有關連,但詳細去看,又找不出什麼端倪,受害者的性別不一致,犯案的時間也不一定,彼此之間更沒有什麼特殊關係牽連。 他被一道巨大的石門阻擋在真相之外,關鍵就是打開石門的鑰匙,但最大的問題是──鑰匙到底藏在哪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