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妄、忘】

(請勿任意轉載) 自從丈夫晉升公司經理之後,便要她把工作辭了,在家專心照顧小孩,於是她從職業婦女,變成了家庭主婦,過著單調、重複的日子。 每天的行程,一早起來就是喂小孩吃奶,然後去菜市場買菜,接著回到家,打掃、整裏,午餐她總是吃著昨晚的剩菜剩飯,隨後午睡一兩個鐘頭,下午就準備晚餐,等丈夫回家,在這些行程之間,穿插小孩哭鬧、換尿片、泡牛奶以及哄孩子入睡。 這一天,她把孩子抱進主臥室裏的嬰兒床,哄孩子入睡,隨後自己也在大床上睡著。 忽然間!她被臉上傳來的柔軟觸感,驚醒! 是孩子在摸她的臉。 她注視孩子面孔,一陣毛、骨、悚、然…… 為什麼,小孩會在床上? 她看看嬰兒床,距離她大概有一呎。 孩子是怎麼爬上來的? 她翻身,望著天花板,睡意──全失。 ※ ※ ※ 七點,丈夫到家,夫妻兩一同坐在飯廳,用餐。 她想起下午的情景,猶豫著要不要告訴丈夫,今天小孩從嬰兒床爬到他們床上?可是,如果她這麼說,丈夫一定會說她在作夢,所以,她選擇用另一種方法表達。 「我覺得……孩子怪怪的。」她開口說道。 「怎麼會?是生病了嗎?」 丈夫沒有停下吃飯的動作,也沒有看著她,就這麼一邊吃飯,一邊說話。她突然覺得,丈夫離她好遙遠。 「不是,就怪怪的……」 丈夫不明白她的意思,她絞盡腦汁,想不出一個更好的說法,只能讓這件事情,隨著時間過去。 ※ 昨夜,她翻來覆去難以成眠,當她終於有睡意的時候,天空已泛起微光,她睡到正午時分才起床。 她拿起床邊的時鐘,「睡了這麼久?!」 她坐起身,雙手扶著額頭,發絲散亂的披在肩上。早上沒泡牛奶,小孩應該餓了,她突然轉頭望向床邊的嬰兒床! 為什麼沒有哭聲? 她下床穿好毛茸茸的拖鞋,發現,嬰兒床是空的!小孩呢?跑到哪里去了? 她慌張地跑進客廳,小孩不在,又跑進廚房,發現地上都是破碎的碗盤,冰箱門打開了,昨天買好放在裏面的食物也都不見了! 她單手摀住嘴唇,愣在原地,難道是家裏遭小偷,小偷把孩子抱走了?她又跑回房間,翻開梳粧檯抽屜裏的首飾盒,珠寶、金子都還在。 小偷為什麼不偷她的首飾,而偷走食物呢? 純粹綁架小孩的話,又為什麼要把廚房稿的亂七八糟?而且最重要的是,她一向都會鎖家門,但是家門並沒有被開過的跡象…… 她感到,身體好像被掏空,雙腳無法在支撐她的重量,跪坐在地上。 ※ 七點,丈夫回到家,一進門,漆黑一片,他打開燈,家裏空無一人,奇怪妻子怎麼不在家,不回來煮飯,也不打電話跟他說一聲。 他拿起手機,撥電話給妻子,而妻子的手機鈴聲,竟然從臥房傳出,他關上手機,心想妻子大概又忘了代手機出門,晚餐他自己隨便打發好了,若是九點妻子還沒回來他就要出門去找人。 他打開廚房的燈,冰箱裏應該還有昨天的剩菜,燈一亮!沒想到冰箱的門一百二十度的開著,裏面空空蕩蕩,而他的妻子就跪坐在一旁,雙眼睜的瞪大、無神。 他上前摟住全身僵直的妻子,說道:「老婆,妳怎麼啦?」 她緩緩的將視線移動,對上丈夫的眼眸,面無表情,眼神呆滯,蒼白的唇,微微顫抖著,聲音含糊不清的說道:「孩子……不……見了。」 ※ 丈夫打開一間間的房門,進去之後又出來,開門關門聲不斷響起,直到丈夫走進洗衣間。 屋裏的聲音,消失了好一陣子,又傳出悉悉蘇蘇的摩擦聲、絮亂的腳步聲。 隨後,丈夫又回到廚房,抽取一旁的廚房紙巾,替她擦拭著,最後抱起她,將她安置在臥室柔軟的床鋪上。 「我出去一下,馬上就回來。」丈夫說道。 語畢,丈夫拿起打包好的垃圾袋,匆匆忙忙出門。 她就坐在床上,呆著,床邊的鬧鐘,指標由七走到二,丈夫怎麼還沒有回來? 她想起,家裏遭小偷、孩子失蹤,丈夫怎麼都沒有報警?說要出去一下,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回來? 太陽升起的時候,客廳傳來腳步聲,丈夫走進臥室,不發一語,倒下就睡,她看著丈夫的睡顏,纖指畫著丈夫臉龐的輪廓,接著雙手替丈夫做頭皮按摩,由上而下,滑到頸部,溫柔推捏。 瞬間,她奮力地收緊雙手力道!強力的擠壓讓她雙手泛白。 丈夫面容脹的通紅,他抓住妻子的雙手,用盡全身力氣將妻子推開,讓她跌撞到梳粧檯前。 「妳在幹什麼!」他摸著自己的脖子,憤怒地說道。 「你在外面有女人了對不對!」她靠著梳粧檯爬起身,語氣逼人! 「妳在說什麼?!」 妻子的指控,讓丈夫感到相當的莫名奇妙。 「家裏遭小偷、孩子也不見了,你連報警都沒有,一出門到天亮才回來!你是去會情人是吧!連小孩、老婆都可以不要啦!」妻子哭喊著。 聞言,丈夫抿著嘴唇,低頭停頓了一下,他眉頭皺緊……歎了一口氣,抬頭幽怨的看著妻子。 「老婆,我們家沒有遭小偷,小孩也沒有不見。」 「冰箱裏的東西……是妳吃掉的,孩子……孩子,被妳丟在……烘衣機裏,死了……我出去,是……埋屍……」丈夫悲慟的別過頭去。 妻子張著小嘴,再也說不出話。 怎麼可能?她完全沒有任何的印象!她怎麼可能殺掉自己的小孩?又怎麼可能吃掉整個冰箱的食物,卻一點感覺都沒有?她怎麼想都感覺不合理。 這一定是丈夫的詭計,他想要掩飾自己偷情的事實,才編出來的謊話!該死的臭男人!把孩子偷走,還故意佈置成家裏遭小偷。 「你騙人……你騙人,你騙人!」 她歇斯底里的瘋狂喊叫,狂奔沖向丈夫,把丈夫撞倒在床上,舉起從梳粧檯上得到的發簪,朝著丈夫胸口,猛刺!狂插! 發絲隨著她的身體,上下擺動。 「我殺死你……殺死你……殺死你……」 丈夫的胸口像蜂窩,鮮血就如同蜂窩裏的糖蜜,緩緩流出,沾濕了衣襟,淡藍色的床單也渲染一片紅。 床鋪左方,鏡面窗戶映不出天空的星月,而是油漬斑斑的痕跡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