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水由】

< <請勿任意轉載>> 最近,營造公會裡來了一個新職員,她的名子叫作葉水由。水由的皮膚相當白皙,圓圓的臉頰總是浮著兩朵紅雲,櫻色的紅唇永遠都掛著一抹和煦的微笑,她長得就像外面在賣的那種日本瓷娃娃。水由做事很勤勞、速度快,仔細又精確的辦事態度,讓工會裡的長輩們喜愛有加,當然,誰不喜歡有辦是能力的女孩呢?尤其又是這種公家機構,最好新人都做事做很快,這樣就可以把所有的事都推給新人,做錯了,反正她是新人,挨罵是正常的,只要自己不受牽連,這樣就好。 雖然,水由因為能力好,很受大家歡迎,但是,還是免不了被閒言閒語,每次聽到這樣的閒話,即使她知道這都只是三姑六婆閒嗑牙,但她還是免不了一陣悲傷,尤其,又是發生這麼多事情過後…… 水由長相的確很可愛,但是,她自己明白──她是個大胖子。她是重度肥胖症的患者,她胖不是因為她吃的多、動的少,而是基因的問題,她的肥胖基因表現得太過強烈,導致她現在這個模樣,她不是像一般的小胖女孩,雖然有點豐腴,但至少脖子是脖子、腰是腰、屁股是屁股。而水由因為身上的脂肪堆積太過大量,皮膚包裹著脂肪,層層推疊,由脖子到小腿,佈滿著包裹脂肪的下垂皮層,這使水由整個人,看起來簡直就像個女生版的超級米其林。 這個外貌上的極至缺陷,讓水由不但感情不順利,連求職都很困難。在學校她受盡冷潮熱諷,出社會也歷經各種歧視,「死胖子」這個綽號幾乎跟了她一輩子,因此,水由總是非常的自卑,當然,水由也尋求過各種減肥偏方、治療,但是都徒勞無功,因為這是基因的問題,她的脂肪就是堆積的比別人快,所以,不論瘦下來多少,她總是可以很快的復胖。 一路走來,水由也只能接受這樣的事實,她是個大胖子,永遠的大胖子。她不敢奢求愛情,只希望能平平靜靜的過生活,能養活自己,尋求一些自己的樂趣,這樣就好。但不幸的是,她每次面試,主試官總不免露出一臉嫌惡,自然,她是沒有被錄取。而第某百餘次的面試過後,水由好不容易錄取營造公會裡的行政人員,雖然薪水很低,但是,至少她有工作了,因此她非常的認真、賣力,大家似乎也都很能接納她,所以,工作上也還算開心。 事情就發生在某個早晨…… 這一天,水由不知怎麼的睡的非常沉,當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八點二十分,而她八點半要上班,於是她匆匆忙忙的梳洗,機車騎得飛快,想趕在八點半進入辦公室。 由於,水由身上的脂肪層堆疊的情況很嚴重,所以她都盡量穿著寬鬆的衣物跟長裙,遮蓋住她一層一層的油脂。這天,她到達辦公室的時候,已經八點二十八分,為了趕打卡,於是水由便邁開腳步朝打卡機小跑步,頓時,地板發出「碰、碰」的聲響。 坐位在水由一旁的圓圓跟仙仙紛紛抬頭,沒想到卻看見,水由微微掀起的衣裳下,上下晃動不停的皮層,瞬時,圓圓跟仙仙不由得掩嘴竊笑。 當水由打卡後,走回座位時,圓圓手肘推推笑不停的仙仙,說道:「水由來了。」 「什麼水由,我只看到一坨油在動,哈。」仙仙笑著說道。 仙仙的聲音並不大,但還是如飛箭般,深深扎進水由的內心,她強打起笑容,若無其事的回到自己的座位,想盡辦法專心工作,可是,耳邊還是不斷響起細細的聲音,訴說著:「怎麼有人可以這麼胖?妳看那層肥油,簡直就像大舌頭,噁心死了!」、「死胖子,她這樣會有人要嗎?」 水由的笑容,越縮越小,手邊的動作也越來越慢,倏地!「啪」一聲,水由的椅子骨架應聲斷裂!一屁股坐在碎裂的椅子上,水由墨綠色的長裙,染上褐色斑點……耳邊又傳來「噗嗤」的訕笑聲。 後方的長輩,三四個連忙一起合力把水由扶起,面容上盡是尷尬的表情。 「沒關係,再換張椅子就好。」一位大叔好心地安慰道。 忽然間,水由感到臉頰上浮起一股濕熱,淚珠與清淡的鼻液交融,嘴裡悄悄嚐進一絲鹹味,羞愧與惱怒佔領她所有的思緒,她雙手緊握成拳,低著頭,厚實的肩止不住地抖動,她的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腎似乎在被禿鷹啄食,撕裂般的疼痛,在身體裡擴散、蔓延…… 好一會兒,水由抹去臉上的濕痕低著頭,開口道:「對不起,我下次不會這樣了……有點不舒服,可以請半天假嗎?」 在這樣尷尬的情況下,主管自然是答應了。水由收拾好皮包,緩慢地走出工會,她仍可以感覺自己聽到,此起彼落的訕笑聲,此刻大家……一定興高采烈的討論……她把椅子坐垮的糗樣吧。 水由漫無目的地在茫茫人海中行走著,她感到自己的靈魂似乎被抽乾一般,只剩下這巨碩的軀殼,空空蕩蕩,她看見人群自然而然的避開她行走;看見三兩成群的小團體,掩嘴竊竊私語,甚至,有幾個死小鬼頭,刻意的走近她身邊,戲謔地喊道:「死胖子!滾回家去!」 水由搧動短短的睫毛,沒有理會那幾個小鬼,緩慢的在一個陰暗的巷口轉彎,突然,「啪」一聲,膝蓋的劇烈刺痛感,讓她跪倒在地面!她扶著膝蓋,咬牙暗罵:「該死的,不會是骨折吧?!」 疼痛讓她的後背,汗濕一片,好不容易水由才讓自己的臀部著地,盤腿坐著,她望著巷口流動的人潮,想開口呼救,但不一會兒,她又怯懦的低下頭。 她心想:就算,我大聲喊救命了,但又有哪個人,肯來拯救一個死胖子呢? 圓滾的水珠,撲簌簌地落下,在墨綠色的裙擺上,留下一個個小太陽般的印記。突如其來的一陣噁心感,讓她不由地頻頻乾嘔,熟悉的撕裂痛覺又再一次出現,她哭泣著、嘔吐著,裙擺上一灘積水,分不清是淚水,還是胃裡的苦水,水由砂鍋大的拳頭,緊抓著裙襬。 她好恨!恨自己為什麼這麼胖?恨蒼天為何偏偏讓她有這種毛病?恨世人為何如此現實殘酷?她並沒有做壞事,也處處替人著想,該有的體貼、關心她都有,為什麼她要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對待?她又不是故意這麼胖! 「妳這麼想瘦下來嗎?」水由的後方,傳來這麼一個沙啞的女性嗓音。 她感到很熟悉,卻又想不太起來是在哪裡聽過,她想轉頭看看來者何人,但一股強大的壓力將水由的頭部硬生生的固定住,讓她無法移動。 「不,千萬別回頭。」沙啞的女性嗓音說道。 女人接著說道:「妳想瘦下來嗎?我可以幫妳。」 水由心底湧起一股詭異,她雖然沮喪,但還不致於喪失判斷力,身後的這個女人,不知道是什麼東西?但……水由還是禁不住好奇,女人有什麼方法可以把她變瘦?她看過很多類似的怪故事,但沒想到自己會遇上,所以,她想如果代價合理……也許她可以接受。 「那我該怎麼做?」水由問道。 「喝下它。」女人說道。 水由感到脖子一涼,一杯混濁看不清顏色的液體,竟憑空出現在她眼前!這個女人是魔鬼嗎?還是天使呢?為什麼杯子可以憑空出現?這一杯奇怪的液體,雖然不臭,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?吃下去會不會有問題?水由的不安,一點一滴的聚集、壯大。 女人彷彿洞悉水由,又道:「怕什麼?妳都已經嘗試過那麼多種秘方,應該也不差這一種吧,相信我一次,這是改變妳一生的機會。」 即使女人這麼說,水由還是感到害怕,因為如果瘦了,但卻死了,或是少了身體的某樣東西,那這樣瘦下來一點意義都沒有,她還是得受苦,只不過是不一樣的苦,於是,水由小心翼翼地問道:「要多少錢?」 「不用錢。」 這句話敲醒的水由的腦袋,就說怎麼會有人沒事幫助她?不要錢,那就是要其他的東西囉?這女人八成不是妖怪就是惡魔?想要騙她做交易,也許她真的會變瘦,但是可能會少個什麼內臟吧! 水由接著說道:「不用錢?那妳要什麼?我沒有其他的東西可以給妳……」 「我也不要妳的任何東西。」女性的沙啞嗓音,明顯帶著些許笑意。 「那……為什麼要幫我?」 水由這下糊塗了,這個世界上,怎麼可能有不求回報的事情?就算有,又怎麼可能發生在她身上,對一個倒楣很久的人來說,這簡直就像是一場夢。 「因為……妳的哭聲,令人心碎……喝下它吧。」 接下來的事情,水由記不清楚了,她不知道自己最後是怎麼回家的,也不知道自己倒底有沒有喝下那杯奇怪的液體,當時她只覺得全身似乎被封進了密封包裝裡,意識非常的朦朧,與世隔絕,現在回想起來……那感覺,就好似在作夢,夢裡她只記得一句:千萬不要告訴別人,妳是怎麼瘦下來的。 不論,這個記憶是夢還是真實,那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她現在腳不痛了,心情也沒有昨天那麼糟,其實今天並沒有像昨天想得那麼難過。 一如往常,水由準時抵達工會,而她的位子上,也已經換了張新的椅子,她心情大好,更加賣力的工作。反觀一旁的仙仙,倒是顯得漫不經心許多,仙仙三不五時的就轉頭看一眼水由,直到,「啵」的一聲,仙仙短裙的釦子繃落在地面,她彎下身子撿起鈕釦,卻發現原本平坦的小腹,竟長高好幾公分! 仙仙倏地奔向洗手間,一進入那狹小的空間,她立刻就將門反鎖。站在牆面上長方形的鏡子前,她左右端倪自己的身形,昨天,這個大小的衣服是那麼合身、那麼的能襯托出她的曲線美,但是現在……她活像大人穿小孩衣似的,原本纖瘦的身體,如同吹氣球般,脹大好幾倍! 這……是怎麼回事?她怎麼突然變這麼胖? 忽然,洗手間的門,傳來門把轉動的聲響,仙仙迅速地打開門鎖,與來人擦身而過。她走進辦公室,在角落停下,是錯覺嗎?她怎麼覺得辦公室裡的同事,好像麵包發酵般,各個都膨脹了起來!她又看看水由,反倒是水由似乎縮小了一些,也許是相對比例吧,大家變胖了,水由就顯得沒那麼胖,但是……大家怎麼會一夕變胖呢? 仙仙又再度看向水由,發覺水由的身上,似乎有許多細小的分子,正悄悄的向四周發散,那畫面就如同國中健康教育課本裡,口沫傳染的圖畫,她揉揉眼睛,再凝神一看,那些細小分子,卻消失了…… 仙仙走回座位,她不時偷偷瞄著水由。難道是因為水由嗎?是水由正在把肥胖傳染給大家嗎?所以,大家才會變胖,可是……怎麼可能?說給十個人聽,大概十個人都不會相信吧。 接下來的時間裡,仙仙度秒如年,她的腦海裡揮不去水由身體發散分子的模樣,不管怎麼想,她就是覺得水由有問題,水由一定做了些什麼,大家才會變成這副模樣,她要查清楚怎麼回事才行,她可不想這樣胖下去。 下班後,仙仙偷偷摸摸刻意地尾隨在水由身後,她也不太清楚為何自己要這麼做,只覺得似乎跟在水由身後,就可以得解答,她們一前一後,走過麵包店、水果店、屈成氏……等,最後仙仙跟著水由來到停車場。 在停車場路燈的照耀下,水由的身體似乎又縮小了些。怎麼會呢?水由並沒有去任何怪異的地方,路經的每個店家,水由也只是進去買東西就出來了,沒有跟任何人交談……那……水由究竟是用什麼方法瘦下來的呢? 仙仙再也按耐不住,心底的迷惑,她不禁大喊:「水由!」 水由輕慢地轉身,「仙仙?」 仙仙自黑暗中走出,她步步為營地慢慢接近水由,眉心緊縮露出懷疑的目光,仙仙的腳步,停歇再距離水由五步的地方,薄唇微啟,她想要問清楚,但一時間卻又不知該怎麼問,吞吐之間離開口腔的字眼只有:「妳……是怎麼瘦下來的?」 仙仙的問題,讓水由想起夢裡的那句話:「千萬不能告訴別人,妳是怎麼瘦下來的。」,一方面是這個原因,一方面是水由自己也不知道,在她意識朦朧的那段時間裡,到底發生些什麼事? 水由咬著下唇,十指絞在一團,猶豫著該怎麼跟仙仙解釋,但後來她發現根本無法解釋,難道要她說她做了一個夢之後,就慢慢瘦下來嗎?如果真的這麼說,仙仙應該會認為她在說謊吧。 「對不起,我……我不能告訴妳。」水由低著頭,說道。 「什麼?!為什麼不能說?」仙仙不自覺地抬高音量。 水由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嗎?一些類似巫法、道術的詛咒嗎?否則為什麼不能說呢?仙仙一步步的逼近水由。 水由頭垂的更低,雙手握在一起,「對不起……真的不能說……」 倏地,仙仙抓住水由軟趴趴的手臂,喊道:「說!妳是不是對我們下了什麼詛咒?!」 水由面對不了仙仙強大的怒意,緊閉雙眼。就在這一瞬間,仙仙感到手臂傳來一陣刺刺癢癢的觸感,她凝神一看,水由全身上下的毛孔,正迅速流出許許多多的小分子,其量大到形成一陣白色煙霧,將仙仙整個人籠罩在其中。她想要抽回手臂,卻發現有一股強大的吸力,讓她無法掙脫!她只能眼睜睜看著,那絲絲白煙竄進她的肌膚,深入真皮層,胸前的鈕扣一顆顆離家出走,彈射到好幾碼距離遠處,小巧的白色小喇叭襯衫,佈滿細細碎碎的裂痕,俏麗的粉紅迷你短裙,早已爆開不成原形。 白色煙霧過去,水由竟然纖瘦的再也撐不起那寬鬆的衣裙,而仙仙則頂著她的三層下巴、五層肚皮,癱坐在地面上,她看著自己肥短的十指,抓起那五層肚皮,上下不停擺動,怎麼可能……怎麼可能?! 「啊!」仙仙歇斯底里的淒厲叫聲,響徹天際。 突然,四周的景物開始旋轉,而且,速度越轉越快,一陣昏天黑地之後,仙仙忽地抖動身軀,神識才漸漸回復。她發現自己正坐在工會辦公室裡的座椅上。 剛剛……是在作夢嗎? 細細觀察這個座位,這似乎是……水由的位置?她稍稍往旁邊瞄一眼,變瘦的水由竟然坐在她原本的位置上!仙仙急忙拿起桌面上的鏡子,肥短的手指輕撫著臉龐,三層下巴、豬手臂、五層肚皮……天啊!那不是夢! 可是,如果不是夢,那現在應該是晚上,她應該在停車場,為什麼會在工會裡呢?如果是夢,那她應該是坐在仙仙的座位,而不是水由的座位呀!她又看看鏡子裡的自己,長相……幾乎跟之前的水由一模一樣…… 難道……其實她才是水由嗎?又或者,其實她現在正在做夢? 忽然,「啪」的一聲,座椅的骨架應聲斷裂!多麼熟悉的情景?仙仙躺在地板上,看著各個同事尷尬的臉蛋排成一圈,她倏地閉上雙眸,嘴裡不停默唸著:「這是夢……這是夢……」 但……這真的是夢嗎? [完]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