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三、四】

(請勿任意轉載) 貓、怪獸、公主、鰻魚。 四個不同科系領域的女研究生,同住在一屋簷下。 貓,非常沉默,總是獨自一人研讀各種文學,愛動筆、動腦,發文章,是隻家貓。 怪獸,沒有人知道她是怎麼考上研究所,天天打球。 公主,打扮、交際是她的專長,天天約會,卻仍然是第一名。 鰻魚,沒有任何專長,做事踏實,很會做菜。 她們的生活,並沒有太多的交集。 【迫】 鰻魚提著這星期的食材,回到「四不像」的窩,打開門。 「四不像」裡面,一進去是門廊,一旁有鞋櫃,鞋櫃上方則是一面鏡子,接著就是客廳,左方是餐桌,一旁的門進去是廚房,客廳斜對面有狹小的走廊,浴室、房間就分布在走廊上。 貓窩在房裡打字,怪獸大喇喇的雙腳跨在客廳桌上,看著Z頻道,不時的發出驚人的笑聲,公主,則依然不在,她回籠的時間是凌晨兩點。 「鰻魚,我要吃鰻魚飯,大碗的喔。」怪獸歪著頭大喊。 貓被怪獸的聲音,嚇的從椅子上跳起來,她蹲在椅子上,惡狠狠地看著客廳的怪獸,嘴裡喃喃念著聽不懂的語言。 鰻魚不說話,默默走進廚房。 ※ ※ ※ 晚餐時間,怪獸並沒有留下來吃鰻魚飯,她又去打球了。 對於怪獸的失約,鰻魚早就見怪不怪,她把剩下的鰻魚飯,放進冰箱。 貓吃飽回來,把房門關上了,但門縫裡還透出些許微光,貓好像都不用睡覺似的,鰻魚熄掉廚房的燈,在客廳沙發上坐下,隨便挑一個頻道,看著。 時鐘,滴答、滴答…… 鰻魚,視線模糊,雙眸半張半掩,不知不覺人已經倒在沙發上。 時鐘,滴答、滴答…… 鰻魚被一陣喀啦聲吵醒,她睜開眼睛,是公主。 公主走進客廳,坐在鰻魚身旁,她潔白的連身洋裝,裂開了,早上梳整齊的公主頭,散亂一片,白皙的皮膚,沾滿黑黑的污漬,小腿掛著一條紅絲。 「妳怎麼了?」鰻魚問道。 公主沒有回應,她離開沙發,走進浴室,就再也沒出來。 ※ ※ ※ 隔天,鰻魚下課回到「四不像」,她在門口罕見的看到公主的高跟鞋。 她稍稍吃驚一秒,隨後抱著課本,回房,期中考快到了,她得要念書。 鰻魚今天不打算作飯,她買好麵包放在一旁,準備餓的時候在吃,她打開書本,沒幾分鐘,外面傳來陣陣開門、關門的聲音。 鰻魚打開房門,探頭出去看看。 外面並沒有人,鰻魚回到書桌前,才準備坐下,開門、關門的聲音又響起,而且一次比一次大聲。 鰻魚跑出去看,貓也正走出來。 貓滿臉怒氣的走向公主的房間,她對著房門喊道:「肖咱某!妳再吵試試看!」 說完,貓怒氣沖沖的走回她的房間,「碰!」,大力關上門。 鰻魚,在門縫裡,看見公主的黑瞳。 ※ ※ ※ 接連幾天,鰻魚都在「四不像」門口,看到公主的高跟鞋。 公主,再也不出門。 夜晚,怪獸在家的時候,她總是會看Z頻道。 今天晚上,公主竟然坐在怪獸旁邊,一起看電視。 但是,每隔一分鐘,公主就會站起來一次,走進浴室,再走出來。 鰻魚看著公主進進出出,她發現公主的手…… 都是破皮的痕跡。 「哎呀,妳不要一直走來走去啦!」怪獸被公主不時閃來閃去的身影,搞的心煩意亂。 公主,低下頭,乖乖坐著,不敢亂動。 ※ ※ ※ 夜晚,鰻魚突然尿急,爬起來上廁所。 經過客廳的時候,她看到公主一個人坐在沙發上,鰻魚注意到,公主的衣服又破了。 公主應該小心一點的,別每次都把衣服弄破。 鰻魚小解完,又經過客廳時,公主已經不在了。 她回到房間,躺在柔軟的床鋪,嗅著自己的味道,很滿足的沉睡。 ※ ※ ※ 鰻魚,這天睡的比較晚,貓跟怪獸都出門了。 她伸伸懶腰,打個大呵欠,下床著裝。 鰻魚走到浴室門口,卻廳到浴室裡有水聲,她去門口看看,只有公主的高跟鞋,應該是公主在洗澡。 於是,她在門口等著…… 水聲,嘩啦、嘩啦,從未間斷。 鰻魚看看手錶,公主已經洗了一個多小時了! 「公主,妳洗好了沒?我要刷牙洗臉。」她說道。 門的另一端,並沒有鰻魚預期的回應。 她著急了,使勁的拍門,「碰!碰!碰!」 「公主,快開門!」 公主,仍然沒有回應,鰻魚只好用自己的身體,用力往門上撞! 撞了兩、三次,鰻魚跌進浴室裡。 浴簾,映出公主曼妙的曲線,鰻魚伸出一隻手指,稍稍撥開浴簾…… 公主拿著刷鍋子的鋼刷,不停搓洗自己,以往細白的皮膚被肌肉纖維取代,浴缸水裡浮著皮膚、油脂碎屑,洗澡水──化為玫瑰花茶般的粉紅…… 她的手臂、大腿,每刷過一次,就掀起一片新鮮充滿汁液的肉塊,凹洞越來越深……直到出現一條粗白的線,公主還是止不住的搓洗。 「公……公主,不要這樣……」鰻魚說道。 公主,搓完左手臂,換右手臂。 鰻魚又靠近公主一些,「不要這樣阿!」 突然!一陣溫熱,噴灑在鰻魚臉上。 是皮!是公主的臉皮! 鰻魚雙腿發軟,整個人瞬間癱軟無力,她感到呼吸困難,捉緊衣襟,不停抽噎...... 直到,眼前昏黑一片。 最後,朦朧中,鰻魚只聽見,公主幽幽的啜泣:「好髒、好髒,為什麼都洗不乾淨……為什麼……」 ※ ※ ※ 公主的父母,帶走了她的物品,「四不像」空了一間房。 貓和怪獸,一如往常的過日子,只有鰻魚……她怎麼也揮不去,公主最後血肉模糊的臉龐。 公主走後的幾日,天空下起綿綿不絕的雨,有好幾次,鰻魚都覺得這雨,是不是永遠都不會停。 下雨,對於「四不像」的居民,影響最大的,應該就是──怪獸,她沒辦法出去打球,就只能呆在家裡,看著永遠的Z頻道。 ※ ※ ※ 星期三,天空依然烏黑,雨勢沒有減緩的趨勢。 貓、鰻魚、怪獸,三人一同坐在沙發上,看新聞。 鰻魚想起冰箱裡還有西瓜沒吃,再不吃的話會壞掉,她走去廚房,準備切出來給大家吃。 「哈、哈、哈、哈、哇!哈、哈、哈、哈……」 鰻魚自廚房探頭出來,是怪獸在笑,貓一樣用著鄙夷的眼神看著怪獸。 她先看著怪獸,而後望向電視。 氣象報告……有這麼好笑嗎? 鰻魚端著西瓜走出廚房,怪獸跟貓,都不吃,鰻魚只好一個人,把西瓜嗑光光。 ※ ※ ※ 早晨,鰻魚被一陣響亮的叫罵聲吵醒。 是貓的聲音。 「肖咱某!你小聲一點啦!吵死人了!」貓雙手插腰對著怪獸叫罵道。 怪獸低頭沉思了一會兒,說道:「嗯……這麼說好了,我覺得她說的很對。」 貓嘴巴微微張開,不可置信的看著怪獸。 貓掩住嘴,頭微微右斜,竊竊地說:「那個女人,再說什麼啊,好像神經病喔。」 「沒錯,妳說的對,我想要吃鰻魚飯。」怪獸突然興奮的拍拍大腿,手指著貓,說道。 貓無奈的搖搖頭,耳朵靠向左邊,頻頻點頭。 貓說:「我知道妳討厭她,她是瘋子嘛,算了啦,不要理她就好。」 她的手,拍拍左邊的空氣。 「阿哈,我知道了,妳是大蓮霧,哈、哈、哈、哈、哈。」怪獸仰天長笑。 她高興的站起來,又拍手、又跳舞,不時還轉個圈。 鰻魚,站在一旁,下巴都快掉下來了,完全不知道怎麼勸架。 ※ ※ ※ 深夜,「四不像」又開始不寧靜,鰻魚很懊惱的坐起身。 她想要睡覺啊!為什麼要這麼吵? 她煩躁地穿起薄外套,開門就往客廳衝! 又是怪獸! 怪獸穿著一件紅色披風,單手舉的高高,在客廳打轉。 她不停揮拳,大喊著:「我是超人!打、打、打、打。」 一格回旋踢,「我是超人!阿打。」 鰻魚看著怪獸,她不知道該如何制止,怪獸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。 怪獸一跳,面向牆壁,「我要懲奸鋤惡,打擊犯罪!我飛──」 說完,怪獸就像著向牆壁,奔馳跳躍,「碰!」的一聲,她掉落到地面。 怪獸,扶著額頭,似乎有點暈眩,濃稠如玉米糖漿的液體,自腦袋各方,沿著臉部線條,緩緩落下。 鰻魚咬住握緊的拳頭,怎麼會這樣? 怪獸又笑了起來,「啊哈,我知道了,是另外一邊。」 「我要飛啦!」怪獸說著就往陽台衝去,一躍而下。 鰻魚見情況不對,也跟著上前,她想拉住怪獸,但只抓住空氣…… ※ ※ ※ 現在,「四不像」只剩下貓跟鰻魚,多了兩間空房,鰻魚在想是不是要找新的房客? 她打算要跟貓商量一下。 貓最近心情都很好,天天笑容滿面的,鰻魚悄悄他房門,然後就直接走進去。 貓坐在床上,笑著,嘴裏喃喃唸著,她就在貓的對面坐下。 「貓,我們是不是該找新房客?」鰻魚說道。 貓沒有反應,但隨後貓突然笑了起來。 「哈、哈,終於整剩我們三個啦!」 鰻魚看看四周,沒有別人呀? 貓靠向左邊,說道:「我知道,妳討厭那個女人,所以,我不是把鋼刷給她了嗎?精采吧,我就知道妳會喜歡。」 鰻魚歪著頭,她再也堆不出笑容…… 接著,貓又好像被什麼東西拉向右邊,貓又開口:「別吃醋嘛,我也對妳很好啊,妳討厭的大嗓門,我也割愛,犧牲我的紅披風,連超人的寶座都給那個大嗓門。」 貓的身體,又會到原先的位置,滿意的說道:「以後,我們就可以,安安靜靜的享受,三個人的日子。」 ※ ※ ※ 鰻魚悄悄的關上貓的房門。 忽然,「四不像」的門,被打開…… 男人偕同女人,帶著一個孩子,走進來。 「來,以後這就是你的家囉。」女人說道。 孩子跑進客廳,東看看西看看。 「姐姐?我跟妳一起住好不好?」孩子指著鰻魚說道。 男子見狀,轉頭對女子說:「Miss. 劉,妳今天沒給她吃藥嗎?」 [完]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