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絕】1-5

二零零八年二月八日,梧棲警局偵訊室。 密閉空間裡的方桌上,擺著兩杯白開水,一份攤開的筆錄。蕭靖德煩躁地撥開加倍加棒棒糖的包裝紙,塞進偌大的口腔中,唇縫露出一只白色的細棍,看起來活像個穿制服的流氓。 方桌的另一邊,葉添福眉心始終沒有鬆開過,他十指緊緊交握,面頰上的皺摺不經意地透露出歲月的洗練,他抿著唇,微微垂頭。 「葉先生,可不可以麻煩你詳細描述一下情況?」蕭靖德公式化地說道。 葉添福點頭,緩緩地說道:「好,我兒子葉亨奇前幾天剛從美國回來,隔天早上他突然發高燒、全身抽蓄,但是新年沒有醫院開,我只好拿家裡的成藥給他吃,但是藥送到他面前的時候,他就自己好了。既然好了,我想應該就沒事了,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兒子他開始不吃不喝,我很擔心他,怕他是生病沒好完全什麼的,我就端著稀飯給他吃,誰知道……他突然摔碗!然後就跑出去了……到現在都沒回來……」 葉添福搖搖頭,粗造的老手,輕捏著自己緊縮的眉間。他深長地嘆口氣,葉亨奇是他唯一的孩子、唯一的依靠,老伴過世之後,就他們父子相依為命,當初葉亨奇申請到哈佛大學,他開心的不得了,大辦流水席宴請親友,日子過得這麼平順,人好好的為什麼……突然就…… 葉添福疲憊地闔上雙眼。孩子啊……快回來吧,阿爸很擔心…… 望著葉添福痛心的神情,蕭靖德頓了頓,接著問道「葉先生,他是在清泉崗機場下飛機的嗎?」 「對阿,就是那天不是鬧出人命?他是搭那班飛機回來的。」葉添福睜開雙眼,略顯倦態地回答道。 草莓棒棒糖在蕭靖德嘴裡滾動著。有沒有這麼巧?搭同一班飛機,接著又失蹤……實在讓人不得不多作聯想。但也不能硬說這其中有關聯,畢竟葉亨奇是成年人了,心情不好出去晃個兩三天,也是正常…… 蕭靖德又說道:「葉先生,你有問過他在台灣的朋友嗎?也許他只是窩在朋友那邊。」 「有阿,我都打過電話了,但是都說沒有在他們那邊,所以……我才……」葉添福顯得有點激動。 他害怕警方認為葉亨奇只是出去玩,就不幫他查詢兒子的下落。因為他心底知道,葉亨奇是個孝順的孩子,不會出去兩三天不跟家裡聯絡,故意讓他擔心。 「好,我知道了,葉先生你先別著急,我們會想辦法替你找到兒子的。」蕭靖德安撫般地說道。 例行筆錄結束,蕭靖德露出難見的微笑,客氣地送葉添福離開警局。警局大廳,牆面上的液晶電視,新聞台不斷地播報。 「昨天晚間七點左右,在台中縣梧棲鎮文明街一處住宅區,發現一具殘缺的女屍骨骸,根據現場民眾指出,骨骸只剩下軀幹部位以及頭部,女屍的其他部分仍在尋找,警方正積極追查當中……」 蕭靖德站在警局大廳,看著牆面上電視機螢幕,一幕幕的畫面,蕭靖德把口中的草莓棒棒糖丟進垃圾桶。他啜了口冰開水,清晨的美好心情,換作一片灰霧。怎麼他才回家小睡一會兒,成堆的案件如雨後春筍般接踵而來? 今天一踏進警局,失蹤案件接二連三,一件跟著一件來,到他剛剛送走葉添福,才有機會走出偵訊室。他仔細回想,報案的家屬幾乎都有提到發燒、食欲不振這些事情,但這會跟失蹤有關係嗎?而葉亨奇也是搭除夕前那班華航回台灣,他不禁想到自體溶解的黃世傑…… 難道……黃世傑身上真的有什麼病毒?傳染給葉亨奇……然後葉亨奇再傳染給其他人,不然……為什麼失蹤的人都有發燒?該不會那些失蹤的人,通通融化了吧!但話說回來,冬天這麼冷,感冒也是說得通…… 忽地一股寒意由心向四肢發散,蕭靖德不禁身子抖動。無法確定的可能太多,總是得一一排除,若要真的是病毒,萬一傳染開來的話……那……台灣人不就全都得死?!不行,他得要跟吳蕹儀聯絡一下,確認驗屍結果。 他又望了眼電視機,沒想到前天才跟蕭靖德討論案情,隔天馬上發生命案,王淳瀚應該很擔心,他還是得親自走一趟王家。分屍、融化、失蹤這三者間究竟有沒有關聯呢?為什麼類似的案件不斷上演?蕭靖德拍拍自己腦袋,想這麼多沒有用,還是先看驗是結果比較實在。 他穿上黑色大衣,又開封一支棒棒糖含在嘴裡,此時,突然間警局內五台電話,紛紛陸續響起,電話鈴聲充斥整間梧棲警局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