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絕】1-7

王淳瀚的銀色TOYOTA緩緩在童綜合醫院地下停車場落腳,李盈瑜小嘴翹得高高跟著王淳瀚搭上電梯,這是最後爭吵的結果,如果王淳瀚非得要去作危險的事情,那至少要帶著她。 電梯抵達一樓大廳,童綜合是間相當華麗的醫院,不但擁有7-11便利商店、山海唱片行,還有B2地下餐廳街、書局、醫療器材行,頂樓更是當年風行一時的鬥牛士旋轉餐廳,李盈瑜記得在某個樓層還有個沒情調的空中花園,如此奢華的格調,天知道童院長花了多少錢?又是否有賺回本? 蕭靖德自大門的方向走向王淳瀚,正要揮手打招呼,卻看見王淳瀚身後矮小的身影,臉上的微笑突然像放進冷凍庫般,僵硬無比。此時,李盈瑜一個小跑步就衝上前,高高舉起粉拳,就往蕭靖德頭上敲!蕭靖德自然是一陣哀嚎,其實也不是很痛,但是蕭爸爸、蕭哥哥都說:「被女人打,一定要裝得很痛。」 「小瑜!」王淳瀚無奈地嚇阻道。 李盈瑜雙手叉腰,嘟著嘴說道:「哼!我老早就想打他了。」 蕭靖德一臉尷尬,苦笑。王淳瀚將李盈瑜拉回身邊,說道:「走吧。」 「那……去急診室,那個醫師現在在急診室幫忙的樣子。」蕭靖德一面說,一面朝著急診室移動。 三人在光亮的花崗岩地板上行走著,經過不算寬敞的短廊,令人驚訝的是,頗大的急診室竟然擠滿人潮,四處可見躺在病床上的患者脹紅著臉,身軀如同被蟲子嚙咬般扭動不停,就算是新年特別門診,但……這盛況……也未免有點太誇張,而且……王淳瀚看一圈,怎麼……好像每個人的症狀都差不多?流行性感冒嗎?怎麼每個人都好像在發燒的樣子…… 蕭靖德凝神環顧四周,搜尋著吳蕹儀的身影,好不容易在右前方看到吳蕹儀的人影,他大喊道:「吳醫師!」 聞聲,吳蕹儀頸部掛著聽整器,轉頭望向蕭靖德,她微微欠身示意,隨後向護士交代幾件事情,便走向蕭靖德一行人,她領著三個人移動至急診室大門外,逕自在花圃的水泥圍籬上坐下,王淳瀚則摟著李盈瑜斜靠在一旁牆面。 蕭靖德蹲下,自動掠過寒暄與介紹,直接問道:「吳醫師,驗得怎麼樣?」 吳蕹儀取下頸間的聽診器,正色緩緩地說道:「抱歉,我這邊驗不出來。」 「驗不出來?!」蕭靖德不自覺地抬高音量,不可置信地說道。 一旁的王淳瀚和李盈瑜,站直身軀對看一眼,也露出迷惑的神情。畢竟有什麼理由會驗不出來呢?機器壞掉嗎?還是…… 吳蕹儀接著說道:「對,那天驗屍……發生很奇妙的事情……」,她回憶般地,瞇起雙眼,「那兩具屍體,一進化驗室,所有的電子儀器瞬間失去作用,本來以為是機器難免的故障,我拔掉電源又開啟,但不管試幾次,儀器的數值仍然亂跳,螢幕也出現干擾的波動……」 話說到這裡,四個人都陷入一陣沉思。 她頓了頓,繼續說道:「更奇怪的是,只要那兩具屍體離開化驗室,機器就回復正常……感覺上就是屍體有問題,但是我仔細檢查過,都沒有任何可疑物品,而且化作肉泥的那一個人,依我判斷,他已經死超過十天了。」 「怎麼可能?我明明……」蕭靖德話說到一半,又停住。這已經超出他的認知範圍了。 明明黃世傑是二月五號晚間才自體融化,他親自看著人收拾遺體,怎麼可能會是死超過十天?腐化的速度如此快,是否又代表些什麼含意?蕭靖德越想心底越慌亂,一時間他竟無法作出邏輯判斷,他到底面對的是什麼? 面對這樣的情況,王淳瀚也有些糊塗了,不能驗屍,那很多推理都無法證實,這樣案子根本沒辦法繼續查,他說道:「難道沒有別的替代方法可以驗屍嗎?」 「嗯……我已經送了些樣品,給我叔叔,他是交通大學的教授,請他幫忙看看,在儀器無法運轉的狀況下,很抱歉,我使不上力。」吳蕹儀說道。 她擅自作主,將一部分屍體送去叔叔那裡,無非也是出於好奇,幫警方驗屍過那麼多次,她還真沒遇過這麼特殊的狀況,如果可以,她也很想知道原因。 突然間!急診室的自動門大開,剛剛還躺在病床上痛苦呻吟的病患,竟然一窩蜂地湧出,吳蕹儀雙眼睜得瞪大!不可思議地看著人群的流動。 (這是怎麼回事?) 她倏地起身,領著三個人又走回急診室,原本擠得水洩不通的空間,如今空空蕩蕩,只剩下排列凌亂的病床,眼前的景況讓四個人一愣。醫院是給了什麼特效藥嗎?王淳瀚不記得發燒可以退這麼快,他們也才談話不到十分鐘,人竟然都走光了! 吳蕹儀略帶激動地抓住附近一位護士的手臂,問道:「那些人怎麼回事?!為什麼離開?」 「我也不知道啊,突然他們就好像沒事了一樣,自己走掉。」護士聳聳肩,無辜地說道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