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4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絕】2-1

警局,蕭靖德辦公室裡。 王淳瀚與蕭靖德坐在鐵椅上,各自佔據辦公桌一方,手中的藍色原子筆疾馳,在眼前的廢紙上烙下歪七扭八的字跡,桌面的正中央,黃色檔案夾凌亂地疊合,而李盈瑜則窩在舒服的老闆椅中──熟睡。 根據今天在童綜合醫院的所見所聞,王淳瀚與蕭靖德達成共識──所有的線索,必須重新整合,於是,自童綜合醫院回到警局,兩人就各自拿了廢紙,開始整裡每條線索,最後在核對,討論日後查案方向。 幾個小時過去,佈滿歪斜字跡的廢紙也多了好幾張。 倏地,王淳瀚放下手中的藍色原子筆,抬頭說道:「我好了。」 蕭靖德咬著棒棒糖,動筆的速度又加快了些,字跡也更加潦草,數分鐘後,他將原子筆甩向桌面中央,遞出自己手邊的一疊紙,與王淳瀚交換檢閱。 拿起蕭靖德整裡的資料,王淳瀚不禁挑眉說道:「你在畫圖嗎?」 蕭靖德冷笑一聲,拿起王淳瀚的手稿,手指比著歪斜的字跡,賊笑道:「你是火星來的嗎?」 「哼!」王淳瀚悶哼一聲,埋首於資料中。 蕭靖德也不再發話。 其實兩人所書寫的內容大致相同,藍色的字體,書寫著: 一. 二月五號劉燕玲在華航一零七班基廁所被分屍;黃世傑在清泉崗機場大 廳因為電擊而自體溶解。 二. 劉燕玲與黃世傑,兩人的屍體街無法化驗,一靠近電子儀器,馬上引起 類似干擾的像現。而黃世傑的屍體,竟然已經死超過十天,但明明二月 五號才剛收拾他的遺體。 小結:屍體有問題,尤其是黃世傑。 三. 清泉崗機場分屍、溶解案發生後,於二月六日開始,發生數起失蹤 案,且人物失蹤前都有過類似發燒、食慾不振的狀況。其中,有一 起案例的失蹤人物──葉亨奇,在二月五日時也是搭華航一零七班 機返台。 四. 失蹤案發生同時,汽車旅館分屍案連續發生,案發現場與華航一零 七班機上,劉燕玲的狀況相仿,根據汽車旅館服務人員說法,犯案 者綠眼、面色蒼白、臉部頸部貼上許多砂部塊,此特徵與黃世傑相 同。 五. 汽車旅館殺人案現場,相同證物為:帶血的杯子數個、透明超薄塑 膠片碎片。現場相似處為:死者皆為特種行業女性、以死者的慘狀 來說,現場血量太少、死者內臟皆有缺口、肌肉部分消失、脂肪被 刮落。 小結:失蹤案、分屍案,可能與黃世傑有關。 六. 醫院急診患者增多,而且症狀皆為發燒、全身刺痛痙孿,隨後又不 藥而癒。 七. 貓、狗、老鼠被剖開,一樣是肌肉消失,現場幾乎沒有血跡。 王淳瀚放下手中的資料,與蕭靖德互望,說道:「英雄所見略同。」 「根據第一點以及第二點,只能說屍體有古怪,但是說真的,我還真不知道有可能是什麼問題。」蕭靖德吐掉嘴裡的棒棒糖棍,正經地說道。 王淳瀚頓了頓,回應道:「嗯……這的確是……不如,我們先等吳醫師那邊的消息,這一件事先擱著。」 關於屍體這方面的事情,實在是很謎,他想不出任何一個理由,可以解釋正常的人體干擾電子儀器,甚至讓儀器無法運作,所以屍體一定有問題,只是,研究原因這檔事……非他們能力所及。 「至於三、四、五點,根據汽車旅館服務人員的供詞,幾乎可以確定,殺人案與黃世傑有關。黑髮、碧眼基本上是不可能存在的,因為黑髮棕眼是顯性基因,會蓋住碧眼的隱性基因,所以,我們可以假設,黃世傑的身體因為某種原因而基因遭到改變,導致外貌上的不同,又可能經由某種途徑,傳給其他人,而使其他人也遭受改變。」王淳瀚手指著廢紙上的文字,接著說道。 但是……黃世傑的身體究竟是受到什麼而改變呢?傳播的途徑又是什麼?但這些問題王淳瀚並沒有說出口,因為,坦白說這不是他們倆專業所及,硬是要想也只有腦袋打結的份。 蕭靖德挑眉,瞄了眼自己手中的資料,緩緩地說道:「這樣的話……如果,薇風汽車旅館的犯案者是被黃世傑影響,而犯案者跑去分屍女體,那……一零七班機上的分屍案,就很有可能是黃世傑幹的。黃世傑又是因為被電擊而溶解,那麼……是不是可以說,這些黑髮、碧眼有問題的人,怕電流?」 王淳瀚點頭,繼續說道:「現在的問題是,為什麼要分屍?動機在哪?那些不見的肌肉、血液代表什麼含意?」 此言一出,蕭靖德的心又是一陣悶痛,空盪的胃彷彿桌進一顆大石塊,迅速下沉。看看手中的線索,再思索手邊的疑問,發現答案竟是──無解。蕭靖德不禁揉動自己的太陽穴,想稍稍鬆開繃緊的神經,雖然效用不大,但總好過什麼都沒作。 「嗯……還有,如果分屍案與黃世傑有關,那麼失蹤案是不是也有關?畢竟都是在清泉崗機場出事之後才發生的,那些汽車旅館分屍案,都是黑髮碧眼的人幹的嗎?如果是……又是同一個人下手嗎?」蕭靖德又說道。 「最後的兩點,醫院類似流行感冒症狀的患者,竟然不藥而癒,失蹤的那些人,在失蹤前也幾乎有同樣的狀況發生,這又代表什麼呢?被掏空的動物屍體和分屍案有關連嗎?」王淳瀚雙手環抱前胸,凝視著桌面上佈滿藍字的紙張,提出最後的問題。 「嗯……」蕭靖德閉上雙眼,搓磨著下巴,陷入自己的思緒當中,談論中出現的問題,在他腦海中交錯、盤旋。 王淳瀚又抽出一張廢紙,在空白的背面書寫: 一. 查清楚受失蹤人物的背景、失蹤前狀態,並找出其中是否有相同處?又 是否與清泉崗機場事件有關聯?釐清黃世傑與失蹤案的關係。 二. 各汽車旅館殺人案件的詳細情況,是否皆有黑髮碧瞳的嫌犯?各個犯案 現場證物是否雷同?現場證物的指紋、毛髮檢驗結果為何?究竟是不是 一人所為? 三. 與吳醫師追尋無法驗屍原因。 王淳瀚看看空白紙上的項目,他嘲諷地笑了。不可知道問題那麼多,他與蕭靖德能追查的竟然這麼少,犯案動機、消失的肌肉與血液、被掏空的動物屍體、無法驗屍的原因、黃世傑身上的謎團,這些如果沒抓到個現行犯,是不可能了解的。怪異的事件已經夠多了,但是卻還沒多到足以解開案件的原由,以及可能的結果。 蕭靖德抓過王淳瀚手中的紙張,仔細端倪,原本糾結的眉頭似乎鎖的更緊,他放下紙張,無奈地點頭說道:「也只能先這樣了。」 兩人面對面攤坐著,但目光卻沒有交集。王淳瀚將雙手枕在腦後,舉頭望著天花板。 未來……還會再發生些什麼呢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