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絕】2-2

台中火車站,商務旅館。 二樓207號房,陰暗的狹小的空間裡,覆蓋窗戶的窗簾,布簾間細縫透出些許亮光,葉亨奇並沒有開燈,微暗的室內閃爍著兩點綠光。他坐在單人床正中央,面前擺放著各式各樣的飲料、食物,諸如:可樂、雪碧、奶茶、雞腿便當、肯德基炸雞、巧克力、蛋糕……等,他凝望著這些他愛吃的東西,明明很餓,但他卻完全提不起「想吃」食物的欲望;明明很口渴,但眼前的飲料……該怎麼說,他不覺得那些是可以放進嘴巴裡的。 但是……他真的很餓。 於是,葉亨奇拿起他最喜歡吃的黑森林蛋糕,緩緩地拆下透明包裝紙,他望著黑森林蛋糕,努力回想著蛋糕甜蜜美妙的滋味,瞬間,他將蛋糕整塊塞進嘴巴裡,閉上雙眼,牙齒奮力地咀嚼,但胃裡一陣強烈的騷動,讓他不禁「噗!」一聲,把化作黑色爛泥的蛋糕,自嘴裡噴灑在地面上。接著他又拿起可樂往嘴裡倒,但才剛一入口,他難以忍受地將可樂吐在床單上。 葉亨奇以手背擦拭髒汙的唇,死命盯著地面上的嘔吐物,那根本不是蛋糕跟可樂!應該是鬆軟綿密的蛋糕,放進他嘴裡,感覺竟然就像是在生吃蛞蝓,黏答答的口感,再加上腥氈的怪味,噁心得完全無法吞嚥!可樂,就更誇張了,那味道……簡直就像是在喝尿! (是老闆故意整他嗎?賣給他壞掉的東西。) 葉亨奇看了眼其他食物,也許……等等再吃吧。他倏地下床,打開浴室昏黃的燈光,葉亨奇站在洗手台前,凝望著自己的面孔,他以手指撐開眼瞼,碧綠的瞳,微微閃爍著妖異的綠光,為什麼會這樣呢?他記得他的眼睛是黑色的,什麼時候變成……?又會什麼會變呢? 葉亨奇摸摸自己慘白的臉蛋,他以前雖然不黑,但……也沒有像現在這麼白……他微微將臉部偏左,輕輕地撕開右頰上的紗布,裂開的傷口傳來陣陣腐臭,讓他不禁皺鼻,傷口邊緣的紅肉向外翻翹,原本淡黃色的膿已經消失,換上的卻是微微潰爛的暗紅。 自從離開家,不知道為什麼,也許是他太不禁心,使他的身體四處都出現這樣類似的傷口,即使每天細心地上藥,但傷口的尺寸卻越來越大,不但沒有癒合的跡象,反而出現潰爛的狀況。 「為什麼傷口都不會好呢?」他自言自語地說道。 葉亨奇自鏡子後方的櫥櫃裡,取出乾淨的紗布,更換身體上已經泛黃、發臭的紗布塊,他一面動作,心底覺得奇怪,好像少了些什麼……直到他撕下小腿上長達十公分的紗布,腦中似乎擦亮一束火花,他恍然大悟! 是痛!他的身體這麼多傷口,照理說換藥應該會痛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但是……他卻一點感覺也沒有!他應該要感覺痛,但是卻一點也不痛,這是怎麼回事?他的痛覺呢? 葉亨奇伸手,使勁地捏揉自己的手臂,而他竟然……一點感覺都沒有?!除此之外,他的手臂竟如同海綿般,手指捏過的指痕形成一個凹陷,久久無法回復原狀。他雙眼睜得瞪大,他的身體……怎麼了嗎?為什麼這麼奇怪?他該怎麼辦? 葉亨奇轉頭望著鏡中綠色瞳孔,絲絲微光亂竄,突然間!「碰!」的一聲,他整顆頭顱撞向鏡面,頓時鏡面出現數條放射狀的裂痕,他碧綠的雙眼盯著前方,倏地!他又後退幾步,張著嘴,跌坐在浴缸裡。 額頭破了,竟然沒留半滴血?!而且那傷口……慢慢地自行修補、癒合,好似他從來沒有受過傷……葉亨奇嚥了口津液,但卻發現自己沒有口水,那他吞下去的是什麼呢?一抹詭譎的驚慌感,湧上心頭,誰可以告訴他,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?警察還是醫生……可以幫忙他嗎? 而且,更詭異的是,方才他幾乎整張臉貼在鏡面上,但是……鏡面卻沒有出現,他所呼出的水蒸氣。這……又代表什麼呢?他沒有呼吸了嗎?難道,他已經死了……可是,如果他已經死了,那現在躺在浴缸裡的,又是誰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