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絕】2-5

處理完葉添福命案的基本蒐證,天色也已暗沉,蕭靖德黑色NISSAN轎車裡,他一手扶方向盤,一手拿著電話,嘰嘰喳喳講個不停,而王淳瀚則默默地凝望擋風玻璃外的景色,思索著案發過程的一切。 依照現場的狀況以及鄰居的證詞,可以推論出兇手應該就是葉亨奇,他記得當時葉亨奇的身上、唇部、雙手都沾有大量的血跡,再加上葉添福殘缺的屍體……他可以推定,是葉亨奇吃掉葉添福。但是……一個正常人怎麼可能吃人呢?王淳瀚腦海裡,又浮現葉亨奇蒼白面頰上,發黑眼窩中那雙碧綠的瞳。 所以,他可以假設葉亨奇「不正常」或者「不是人」。但是葉亨奇的就醫記錄上面,並沒有顯示他曾患過精神或其他特殊疾病,行為模式也很正常,唯一的不正常,就是自紐約回台灣之後,先是失蹤而後吃了自己的親生父親。因此,結論就是…… 「葉亨奇不是人的機率很大。」王淳瀚表情凝重地說道。 蕭靖德蹙眉,但也沒露出驚訝的神情。葉亨奇不但吃了自己的父親,而且,依照現場的子彈跟血跡,照理說葉亨奇被十數發子彈擊中,現場應該有葉亨奇的血跡,但是實際現場卻沒有血,反而他配槍裡的子彈到處都是,一個吃了自己父親又刀槍不入的東西,他絕對不會說那東西是人。 「我剛剛已經跟局長報告過了,要對葉亨奇發布通緝。」蕭靖德緩緩說道。 王淳瀚點頭。他現在比較疑惑的是──葉亨奇不是人,那會是什麼東西?難道真的是傳說裡的吃人怪物,類似像狼人那樣的?有沒有什麼科學理由可以解釋葉亨奇的生理狀況? 如果現在社會上有一頭吃人的怪物在橫行,那就可以解釋,其他的分屍案裡,那些失落的肌肉是到哪去了,而犯案動機也可以推定是因為──飢餓。但問題是,浮上檯面的分屍案只有這幾件,那檯面下是不是還有更多?而這十數件分屍案都是葉亨奇所為嗎? 如果是,那就只要單純的抓住葉亨奇,解決掉他就好了,如果不是……那事情就棘手了! 「肖欸(蕭靖德暱稱),接下來我不能跟你行動了。」王淳瀚簡短地說道。 蕭靖德望了眼王淳瀚,他點頭,說道:「好好照顧家人,這一次的案件……恐怕沒有那麼容易過關。」 王淳瀚不說話,心底悄悄的默認。他此刻的心情,就如同準備迎接戰爭的士兵,他自己可以保護自己,但他的家人呢?遇到危險的時候,是不是就成為柵欄理的待宰羔羊?他得要嚴密仔細的計畫,該如何因應即將襲來的暴風雨。 蕭靖德的黑色NISSAN轎車,在沙鹿鎮上巨業車站附近停下。蕭靖德指著一間知名紅色招牌的豆漿店,嘻皮笑臉地說道:「再晚也要跟你喝杯豆漿。」 王淳瀚輕笑,兩人紛紛下車,這間豆漿店讓王淳瀚贊不絕口的是小籠包,他們店裡的小籠包,咬開薄嫩的麵皮,滾熱的湯汁雖油不膩,鹹淡適中,入口的瞬間,感覺上想要的味道都滿足了,奔波一整天,王淳瀚肚子也有點餓,兩人走上店內狹窄的通道。 蕭靖德和王淳瀚望著牆上的菜單,正在猶豫除了小籠包還要再點些什麼,此時,後方室外的餐桌附近,傳來一陣響亮的哀嚎! 店內的顧客倏地轉頭,坐在餐桌旁著咖啡色棉布外套的婦人,手掐著頸子,雙眼睜得瞪大,臉蛋火燒似得通紅,盯著桌面上的豆漿,發出痛苦的呻吟,身體劇烈地抖動、扭曲!隨著軀體抖動幅度的增長,她使勁地揮去桌面上的碗盤,發出霹靂啪啦的巨大聲響,接著她便咬緊著牙,整個人向後倒在地面上,身軀不斷地抽蓄、痙孿! 一旁看似她丈夫的男人,看著女人的慘像,怒的「啪!」的一聲,奮力拍桌!他閃電般的上前,抓起店面外專門炸油條的店員,二話不說拳頭直往店員臉上砸!頓時,店員身子向後傾倒,跌坐在台階上,原本就不算高的鼻樑,瞬間變得更為塌扁,熱血就好似那火山爆發的岩漿,緩緩地自鼻腔流出,染紅了仁中、染紅了衣襟。 「他媽的!你們在豆漿裡下毒啊!」男人怒吼道。 還沒有人反應過來,男人又要抓起店員,蕭靖德和王淳瀚見狀,連忙撲向男人,一人抓住男人一隻手臂,男人怒吼一聲!憤恨地看王淳瀚一眼,雙臂使勁一揮,體型不算瘦小的蕭靖德和王淳瀚,竟被丟向餐桌,摔落在地面上,男人又再度抓住店員,舉起拳頭,如同機械般的,一拳又一拳,重擊店員的臉部!顧客們各個嚇得臉色蒼白,消夜也不買了,直間驅車走人,店面老闆則是慌張地拿起電話,想要撥打一一零,但手指顫抖得無法對準電話按鍵。 店員吃痛的不斷嚎叫!原本立體的臉蛋,漸漸變成平面,開出一朵艷麗的牡丹,蕭靖德和王淳瀚互看一眼,兩人迅速的自男人後方撲上去!王淳瀚使勁地環抱住男人的軀體,箝制他的雙臂,蕭靖德爭取時間趕緊取出配槍,大喊:「警察!不准動!」 但那男人像是抓狂般,扳開王淳瀚的雙手,將王淳瀚整個人抓舉起來,用力地甩在地面!隨後他又怒視著蕭靖德,伸手就要抓蕭靖德的領子。 「碰!」蕭靖德開槍了,直接命中頭部,男人後退了幾步,但並沒有倒下,他摸摸自己的額頭,錯愕地看著蕭靖德,又在看看自己的雙手,眼神轉為無措,與方才兇狠的模樣截然不同,額面上的小圓洞,並沒有出血,而射入腦袋裡的子彈,竟像是倒車般,慢慢自小圓洞退出,掉落在地面上,發出「喀啦」的聲響,額面上的小圓洞迅速地縮小,回復成未中槍的模樣。 眼前的景象讓蕭靖德呆住了,這個男人也有碧瞳,而槍彈無效,倒在地面的王淳瀚,抓緊時間,衝上前將男人壓在地面上,大喊:「手銬!兩個!」 蕭靖德趕緊回過神,銬住男人。奇妙的是,男人竟然沒有掙扎?!剛剛他才像極惡煞地差點打死店員,現在又如同善良居民般,乖乖束手就擒,這是什麼情形?人格分裂嗎? 王淳瀚疲憊的坐在鐵圓凳上,輕吹著手臂上的擦傷,突然,他想起剛剛坐在這個位置的女人,痛苦的倒在地面,他凝神仔細地環顧店面的每一寸角落。 「那個女人呢?!」王淳瀚驚訝地問道。 蕭靖德左右張望一會兒,引起這場暴動的女人,竟然消失無蹤!方才不是還痛苦的在地面打滾,怎麼……好這麼快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