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4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絕】2-8

午夜十二點。 白日原本喧囂的沙鹿鎮,佈上一層灰暗寧靜的薄紗,街道上的店家,除了萊爾富便利商店和光田醫院的招牌燈還亮著,其餘都已熄燈就寢。寂靜的街道上,只剩閃爍的紅綠燈和路燈,還在低語。凜冽的冬風颯颯地吹拂,葉亨奇融入夜色的黑髮,在空中飛揚漫舞,他背著兩個黑色大布袋,身上僅著一件棉布長袖T-shirt和Blue Way深藍色牛仔褲,漫步在無人的柏油路上,空氣中的寒意沁心刺骨,但這卻絲毫不影響他步伐的速度。 他登上光田醫院旁的杏林一療器材行屋頂,輕輕一躍,不費吹灰之力攀上光田醫院四樓的窗戶,他不急不徐地慢慢爬上光田醫院頂樓,瞭望這進入沉睡的小鎮。即使他已經不再需要呼吸,但他仍深吸一口氣,記憶中空氣的冰涼感不復存在,進入鼻腔的只有那濃郁血腥的芬芳氣味。 失去痛覺的同時,他發現自己也失去部分觸覺、部分味覺、部分嗅覺以及冷熱感應。氣候的變化、衣物的舒適度、食物的美味程度對他來說,都已經毫無意義,他聞不到熱食小吃的香氣;吃不出酸、甜、苦、辣;感覺不到柔軟衣物帶給他的舒適,所有的物質,都不再有存在的價值。 但……「性欲」除外。雖然男性的生殖器官外露,原本就是比較容易興奮,可是那股濃烈「想要」的慾望,他還是第一次那麼深刻,歡愛的極度快感,一直不停的在他腦中盤旋,下體無時無刻都是在充血膨脹的狀態下,「想要」的欲望讓他全身緊繃僵硬,只要想起那件事,他的身體就止不住地高亢抖動。 葉亨奇抿唇,深長地嘆息,手掌緊緊握拳。 撇開一切,不可否認的是,不會「痛」,真的是件好事,失去痛覺,讓他感到「安全」、「自由」、「無所畏懼」,現在的他,步伐輕鬆許多,身體裡也感到湧進源源不絕的力量,即使現在是黑夜,但他的視覺卻像白天般的光亮。 第一次, 他感覺到,只要他「心想」就一定能「事成」。 葉亨奇調整一下肩上的黑色布袋,縱身一跳,朝血腥味傳來的方向,飛馳而去。他突然覺得,以這樣的生命形態活下去,不也是挺好?但是世人會接受嗎?鐵定不會。在這個社會裡,是絕對的多數取勝,一個人不正常,就是異類,就會被排斥,但如果全部的人都不正常呢?那不正常就會變成「正常」,所以…… 葉亨奇輕笑。 他繼續追尋血腥味出現的地點,而血腥味出現的地方,通常是暗巷或是角落,一些隱密的地方,葉亨奇每到一個血腥味所出現的地點,只要看到有些微綠光,他就打開黑色背包,取出一個血袋,往綠光丟過去,接著前往下一個地點。 通常他丟出一個血袋,身後就會跟上一個黑色人影,當葉亨奇身上裝有血袋的兩個大背包,其中一個清空時,他身後已經跟了二十多個人,而這個時候葉亨奇也停止發送血袋,最後他落腳在龍井交流道附近。 他面對著數十隻綠眼,靜靜地站著。二十多個人看著葉亨奇,即使彼此不熟識,卻也還是互相竊竊私語,討論眼前這個男人的來頭,以及找上他們有什麼目的? 「要怎麼稱呼?」其中一名戴眼鏡的男子——鄭世雄,上前有禮貌地說道。 「就叫我——葉。」葉亨奇雙手抱胸,笑道。 鄭世雄遲疑了一會,又開口說道:「葉,你怎麼知道我們……」 「因為,我跟你們一樣。」葉亨奇正色說道。 此時一名年約二十出頭,身材嬌小,捲髮的女性——楊淑婷,努力地擠到前方,眨著水汪汪的碧眼,舉手說道:「呃,我可以再喝一點嗎?」 「不行。」葉亨奇一笑,明確的拒絕。 楊淑婷立即失望地垂下頭,難過地退回原來的位置。 穿著白色背心、灰色休閒褲的彪形大漢——許勝凱,怒地拍腿大吼:「他媽的!什麼行不行的!把袋子搶過來就好啦。」 說著,許勝凱伸手就要抓住葉亨奇的領子,葉亨奇巧妙的一個側身,許勝凱拳頭揮空,反倒被葉亨奇抓住手腕,他使勁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再出拳,卻發現他的手像是被強力膠黏在葉亨奇身上一樣,抽不回來。 葉亨奇抓著許勝凱的手腕不放,輕蔑的一聲冷笑,接著說道:「把袋子裡的血喝完怎麼辦?繼續在外面隨便亂吃嗎?然後讓警察抓到,當成怪物直接送去宰掉嗎?」 葉亨奇嘴裡所說出的字字句句,像是飛箭般,準確地刺中每個人心底的痛處,沒有人願意變成一個怪物,但是很不幸的,他們就是怪物,而更可悲的是,即使是最親密的人,也無法接受怪物的存在,他們會說:「我所認識的XXX是一個人,在你變成怪物的同時,你已經不再是XXX,你是怪物。」 但是,即使是怪物,也想要活下去呀。 短短的幾句話,讓在場的碧眼人,全數沉默。沒錯,到最後他們都會死,只不過是時間的早晚和動手的人是誰這樣而已。 突然,一個稚嫩的男音說道:「啊!他就是那個被通緝的人。」 瞬間,二十多個碧眼人,又抬頭望著葉亨奇。 「那你的意思是……」鄭世雄試探般地問道。 葉亨奇放開許勝凱的手腕,解釋道:「跟著我,保證你們安全,有血喝、有肉吃,我們要建立一個秘密會社。」 「什麼會社不會社,你講國語行不行?」許勝凱習慣性地揉揉手腕,似乎並沒發現不會痛,他不悅地喊道。 葉亨奇不理會許聲凱的不悅,耐心地說道:「你們想繼續活下去,對吧?但是,我們吃人肉,是不會被接受的,一定會被政府抓去處理,所以,如果要活下去,我們就必須秘密地組織在一起,慢慢地把其他人變得跟我們一樣,到時候,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存活。」 眾人陷入了一陣沉思,葉亨奇也停頓一會兒,他仔細觀察每個人臉上的表情,接著,他將黑色布袋丟在地面,又開口說道:「當然,我不會勉強你們加入,不想跟著我的可以拿一袋血,現在就走。」 眾人又望向葉亨奇,有三五個人上前,拿出一袋血,默默的離去,剩下的人則靜靜地待在原地,等待葉亨奇再度發話。 「那我們來這裡是……」鄭世雄望著四周寂靜黑暗的空間,忍不住開口問道。 葉亨奇指著寬敞道路的彼端,機車大燈閃爍光亮的地方,興奮地說道:「吃飯。」 他邁開腳步,向前奔跑。眾人的腦海裡,忽然響起一陣聲響:「跟著我,我怎麼做你們就怎麼做。」 眾人詫異地望著彼此的臉孔,葉亨奇已經離開原地很遠,為什麼還會有聲音? 「可是……他們可能有武器!」楊淑婷嬌細的嗓音說道。 腦海裡響起:「相信我。」 許勝凱見眾人都不移動,於是,帶頭直往葉亨奇的方向奔去,開跑的那一瞬間,他沒想到原來自己的速度可以這麼快!見狀,眾人也邁開腳步跟上去。生理機能的增進,讓每個人都大呼驚奇。 就在靠近葉亨奇五呎遠的地方,只見葉亨奇起身一個跳躍,就落在飆車族的機車上,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,單手一揮!那飆車族的頭顱,竟如同足球般,在地面滾動,他扯下沒有頭顱的屍體,俐落地跳至路邊,任憑機車傾倒,在地面旋轉,摩擦出陣陣火光。 「只要相信,就可以做到。」葉亨奇舔舐著沾在手心上的血漬,喃喃地說道。 其它的碧眼人,此時也有樣學樣,紛紛登上飆車族機車,手掌化為利刃般,將顆顆生鮮的頭顱削落,飆車族還來不及尖叫,首級就如滾球般,粒粒在地面轉動,頸動脈噴出的血汁,如同血雨自空中飄落,碧眼人紛紛張嘴抬頭,迎接那溫熱甘甜的瓊漿,體內深處傳來快樂的顫動。 就在碧眼人準備享受多汁嫩肉時,葉亨奇大聲喊道:「取四肢就好!」 碧眼人們不禁發出疑惑的聲響,全部都吃掉不是比較好嗎?而且……真的很餓…… 葉亨奇乾笑道:「相信我,你們不會喜歡吃內臟的。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