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4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絕】3-3

晚間十二點,台中市南屯區,台灣台中監獄。 夜幕遮蓋下的台中市,不似沙鹿那樣偏僻的小鎮,十一、二點就了無人煙。深夜的台中市來往車輛不能算多,卻也不少,夜市、便利商店、聲色場所仍川流不息,霓虹燈、招牌燈如同星點般閃爍不已,繁華的不夜城,越夜越美麗。 但這樣熱鬧的景象,也僅止於鬧區。這個時刻的台灣台中監獄,壟罩在一片寂靜當中,灰暗的天空中,數十顆綠色星點,墜落在台灣台中監獄四周。 「車子的事情怎麼樣?」一落地,葉亨奇立即問道。 鄭世雄扶正滑落的眼鏡,說道:「阿凱以前是統聯客運的司機,應該沒問題。」 「那等等的計畫是……」楊淑婷急切地說道,碧眸閃爍著期待的綠光,興奮之情表露無遺。 「今晚值班的警衛大約有十個人左右……等車子來,先作掉警衛,至於要怎麼處理,隨便你們。」葉亨奇停頓片刻,緩緩地說道。 聞此言,碧眼人們皆發出期待的嘆息,各個舔舐著乾澀的黑唇,摩拳擦掌,腦海裡浮現鮮美紅肉的多汁甘甜,口腔裡不知名的黏液,大量分泌,垂涎三尺。 「小鄭,你家地下室可以容納幾個人?」葉亨奇接著問道。 「大概二十個……可以吧?」鄭世雄屈指算算,說道。 葉亨奇點頭,輕拍楊淑婷的薄肩,又道:「嗯……淑婷,等等妳先進去,帶著五個人不要觸動警鈴,各個擊破,好好吃個過癮。」 楊淑婷笑開了,拼命的點頭。離上次進食,已經過了二十四小時,她現在喉頭乾澀得要命,肚子餓得可以吃下五個人,想起等等就可以大快朵頤一番,她的身體不禁興起一波酥酥麻麻的觸感,激得她心癢癢,牙齒也不自覺地咬動。 「小鄭,你帶十個人,去監獄裡挑二十個沒吸毒的人,男女各半,重刑犯直接……」葉亨奇食指畫出割喉的動作,「讓大家吃飽,其他二十個男女,要活的,綁好帶上阿凱的車。淑婷,妳那邊結束就去幫小鄭的忙。」 葉亨奇話一落下,鄭世雄反射性地問道:「為什麼要帶這麼多人?」 葉亨奇蹙眉,不悅地瞄了鄭世雄一眼,鄭世雄雖然比其他人聰明,但思考速度還是差太多,要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度,可不能光靠幾個笨蛋,他得要再找幫手。 「才不用每天出來打獵。再來,幫我找一個人。」葉亨奇拿出口袋裡的一張照片,緩緩說道。 楊淑婷搶過照片,彩色相片裡,是葉亨奇與另外一個瘦弱、帶點病色,擁有一頭柔順黑色長髮的女人,看照片裡兩人親密的姿態,不難想像兩人是什麼關係。但是……葉亨奇不是哈佛的學生嗎?怎會有個罪犯的女友?這個女人看起來溫文儒雅,又是犯下什麼罪行被關? 「為什麼要找她?你和她是什麼關係?」楊淑婷問道。 「以後會用到她的地方很多……記得,對人家客氣一點,日後大家都是夥伴。」葉亨奇自動忽略楊淑婷的第二個問題,逕自說道。 照片裡的女人──陳瑩如,是葉亨奇唯一認可「聰明」的女人,對於陳瑩如他永遠都保持遠觀,絕不褻玩,不管陳瑩如當初怎麼對他示好,他總是能避就避,太聰明的女人,是一種危險。 從陳瑩如還是台中女中的學生時,就已經是網路上小有名氣的駭客──魅影,當葉亨奇得知陳瑩如因為竊取國家機密被判刑時,他可是一點都不驚訝,像陳瑩如那樣子的玩法,總有一天會被抓,他比較有興趣的是,究竟是哪裡的高人,竟然能抓得到陳瑩如? 鄭世雄習慣性推推眼鏡框,又問道:「葉,為什麼不去學校,監獄不是……」 如果只是要單純綁人存糧,那麼學校不是比監獄方便多了嗎?監獄裡和其他警局都是有連線的,萬一不小心觸動警鈴,雖然他們體能都有增進,但也才十七個人,要是被包圍……他不敢肯定可以殺出重圍。 「學校不是現在去的。」葉亨奇懶得多作解釋,只丟下這麼一句。 此時,綠身車身上畫有紅色Ubus字樣的統聯客運巴士,緩緩駛近,碩大的車身一落腳,許聖凱輕靈地跳下車。 葉亨奇一點頭,楊淑婷隨即領著五個人,飛躍進台中監獄,他將那五個人留在建築物外,自己一人奔進台中監獄,嬌小的身軀在偌大的建築裡迅速竄行,直到發現第一個警衛,她輕巧地大拍警衛的臂膀,隨即轉身「減速」慢跑。 警衛瞧見楊淑婷,立即拿出無線電,說道:「注意,有人逃獄!目標往大門移動!」 語畢,警衛立即向前追去,楊淑婷輕鬆地慢跑著,速度控制得恰到好處,讓警衛離她非常靠近,卻又勾不著她,楊淑婷不時地回頭,發出盈鈴般的輕笑。跑過幾條走廊,四方靠近的警衛越來越多,她開始加速奔馳,當她回頭算出警衛人數十位到齊時,楊淑婷速度全開閃電般地衝出建築大門,一個跳躍,飛落到原本在建築物外的五個人身後。 十個警衛一窩蜂的跟著楊淑婷的腳步衝出,此時,五人立即撲上!警衛連開槍的機會都沒有,五個人的手指如利爪般,「刷──」輕而易舉地劃開警衛的頸動脈,紅泉倏地飛濺,在空中噴灑出數條鮮艷的紅弧,細密的血霧交織成一片美麗的薄紗,透過它的視線,就好似戀愛般的人們,僅見瑰色的浪漫與甜蜜。 五人數地抱住警衛,貪婪地吸允頸上裂痕,所泌出的甘泉,滋潤那如頭枯葉般乾澀的喉頭,五名警衛瞬時翻起眼白,四肢不自然地抽蓄、抖動。待解渴過後,大嘴一咬、一扯間,警衛們整個頸部的皮膚、肌肉組織被撕裂一大半,碧眼人們嘴裡叼著鮮肉,閉上雙眼,滿足地大口咀嚼,附著於嫣紅組織上的血管、肌束,左右晃動不已。 趁著這段空檔,許聖凱、鄭世雄立即率領餘下的人,衝進台中監獄。 另外五名警衛,讓眼前的景象,震懾得呆愣在原地,雙眼睜得瞪大,楊淑婷嫣然一笑,兩隻小手悄悄襲上兩名警衛的頸子,倏地收緊一捏!警衛的脖子如同軟柿子一般,瞬間被抓爛一半,警衛門扶著只剩一半的脖子,猙獰地望著楊淑婷,喉頭不斷發出「呼嚕、呼嚕」的聲響。 她舔允著滿是鮮紅的玉指,最後的三名警衛,瞳孔縮得如針點般小,是要逃跑,還是要開槍呢?在警衛們下決定前,楊淑婷倏地繞著三名警衛,飛馳一圈,她站著笑看三個呆站的警衛,小手輕輕一推,三名警衛竟如同骨牌般,堆疊倒下!三顆渾圓的頭顱,在沙地上滾動、旋轉。 在後方目睹一切的葉亨奇,不禁大力拍手,他笑著走向楊淑婷,摸摸她的頭,說道:「漂亮。」 此時滿嘴腥紅的許聖凱,手裡抓著鐵鍊,而鐵鍊的後端上串著二十個受刑人,他急速地奔跑,受刑人們重心不穩,各個跌落在地面,像是串燒般,被許聖凱給硬拖出監獄外,受刑人們揚起一片淒厲的慘叫。 見狀,葉亨奇不悅地挑眉,說道:「阿凱!讓他們站好,把身體弄乾淨!」 「啊?」許聖凱一頭霧水的搔搔頭,幹嘛對吃的這麼好? 葉亨奇冷哼一聲,說道:「我不想吃髒東西。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