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絕】3-6

「你確定這真的有效?」李盈瑜牽著王淳瀚的厚實的掌心說道。 王淳瀚輕笑一聲,放開她的手,反摟住她的纖腰,望著前方說道:「不確定。」 聞此言,李盈瑜好奇地抬頭看著王淳瀚,問道:「那你還拿著它幹嘛?」 「作實驗啊,遇到了就可以試試。」王淳瀚柔聲說道。 王淳瀚與李盈瑜兩人,在擁擠的台中逢甲夜市,悠閒漫步。由逢甲路與福興路交叉口的麥當勞直走,到底就可以看見逢甲大學的門口,而逢甲大學門口一條橫向的文華路,正是逢甲夜市最熱鬧的地段,整條街上佈滿各式各樣的流行服飾、皮包、皮件店面,而在店面前,又擺著各種不同的飾品、小吃攤販,最有名的逢甲茶葉蛋、台北豬血糕、台北麻辣臭豆腐、逢甲焗烤馬鈴薯、逢甲黑輪、日船章魚小丸子、跟大甲媽祖一起出巡的土耳其冰淇淋……等,擁有美食、新奇小玩意、亮麗飾品、便宜服飾的逢甲夜市,自然成為年輕人必來的地點,文華路上人聲鼎沸,交談聲此起彼落,紅、黃、藍、綠的燈光交錯閃爍,如同出於地面的星光,亮麗而又輝煌。 由於逢甲夜市位於市區,又緊鄰逢甲大學,所以每到下午六、七點開始,這一帶總是車水馬龍,來往人潮川流不息,王淳瀚摟著李盈瑜在這夜色下如白晝般的地段舉步艱難,越靠近逢甲大學門口,越是寸步難行,望著前方無盡的人頭,王淳瀚不禁蹙眉,他不喜歡人多的地方,若不是李盈瑜突然想吃麻辣臭豆腐,打死他也不會在晚上開車進逢甲,光找停車位就耗了快一個小時,要從逢甲大學門口走到麻辣臭豆腐的攤販,還不知道要走多久? 走到逢甲大學大門口,人潮如洪水般湧出,為了不讓李盈瑜給人群碰撞,王淳瀚讓李盈瑜躲在自己身後,他右手向後牽著李盈瑜,左手放在大衣口袋裡,緊緊抓著黑色的電擊器。 「女人,為什麼總是喜歡往麻煩的地方跑呢?」王淳瀚忍耐著前方人潮的衝擊,心底暗自想著。而聰明如王淳瀚的人都知道,這種話是絕對不能在女人面前說出口的。他乖乖的把嘴鎖緊,貌似無怨無悔地,每秒鐘向前踏出十分之一步,並且時時刻刻確認,電擊器在他隨時可取出的位置。 上次與蕭靖德、吳恆本的會談過後,蕭靖德原本就要立即向上級請求支援,追捕這些碧眼人,但王淳瀚阻止了他,因為王淳瀚認為,去了也是白去,在事情還沒浮出檯面之前,媒體還未查覺異狀大幅報導,所有的相關單位,就算知道事情的情況,也不會有大動作,反而會比較傾向掩蓋事實,因為若事曝光引起媒體注意,第一個要倒楣的就是警察單位,接著就入同骨牌效應般,由警察單位向後面高層倒。 台灣的生態如此,所以,作事情也得聰明點,想要警察單位開始動作,就要逼得他不得不作,要怎麼逼?就是要等一個時機、一個嚴重的突發事件,在不得不調查的情況下,以利害分析的方法,讓某分局的局長向高層發布這件消息,開始針對碧眼怪物行動。 但是,在時機成熟之前,該如何自保?畢竟他無法隨時隨地跟在每個人身邊,王淳瀚昨夜徹徹底底的好好思考一番,清泉崗機場碧眼的黃世傑被電擊之後開始自體溶解,假設電擊是有效,但是……多少伏特的電量才會有效?而黃世傑當時的生理狀態應該是飽食、情緒高張、運動中,在這樣的生理條件電擊有效,那在其他狀況下,也有效嗎? 坦白說,他真的不知道。他打算明天去吳恆本那,實驗這個可能性,對廖俊生也許有點抱歉,不過……勢在必行。今天出門帶電擊器,說真的,也只是圖個心安,王淳瀚不認為碧眼怪物現階段,會大膽到在鬧區行動,但是……就怕有突發狀況。 王淳瀚思緒拉回到前方的路況,他陷入自己的思緒這麼久,沒想到卻才剛到逢甲茶葉蛋的位置,他不禁微微嘆息。 突然間,前進人潮一個波動,王淳瀚感到前進的步伐似乎又縮減了些,他停下腳步,李盈瑜整個人撞在王淳瀚的背部。 「怎麼了嗎?」李盈瑜顰眉,問道。 王淳瀚沒有答腔。人群密度的改變以及腳部錯亂的方向,讓他心底升起一抹詭譎,無奈只有一百七多公分的他看不到前方的狀態,於是,王淳瀚只好原地跳躍,莫約跳個兩、三次,他發現前方的人群,竟如「V」字型般散開!隨即,王淳瀚立即抓住李盈瑜,往右方的服飾店擠,將李盈瑜塞進店面內。 「在這裡等我!」王淳瀚大喊道。 而後,王淳瀚取出大衣裡的電擊器,全神貫注地屏息以待,前方不知道是出現什麼?讓眾人嚇得散開,罪犯、怪物、警察追兇?反正……不管是什麼,都不會是好東西,電他就對了! 人群散開所形成的「V」字型尖端,抵達王淳瀚附近時,他現是看見一個身材矮小、年約二十出頭的女性,抱著自己的右手,面色倉皇地向前奔跑,隨後一個強烈的衝擊襲來!王淳瀚幾乎站不住腳,一名男子的身影,從他面前擦過! 王淳瀚立即飛身撲上男子的背部,緊緊勒住男子的頸部,而男子卻像是沒感覺般,反抓住王淳瀚的雙臂,用力使勁一甩!「碰!」將王淳瀚摔落在地面,他吃痛地發出一陣悶哼,頭昏腦脹間王淳瀚又奮力撲向那個男人,取出電擊器就往男人頸部戳擊,男人閃都不閃就抓住王淳瀚高舉的右手,手中的電擊器發出絲絲藍光,王淳瀚迅速地反應過來,右手一鬆電擊器滑落,左手倏地接住,直接捅進男人薄襯衫下的肚皮!數個動作一氣呵成。 電流穿過的同時,瞬間!男人身上的肌肉,開始不自然地抽動,雙眼翻白,全身性的發顫,他鬆開緊抓王淳瀚的手,「碰!」的一聲,倒在水泥上,四肢仍不停的抽蓄、抖動。王淳瀚的背部傳來陣陣的酸痛,他不由地彎下腰,雙手抵住膝蓋稱這上半身,王淳瀚喘著氣,凝視在地面蠕動的男人。 他擦去下巴即將滴落的汗水。為什麼……沒有溶解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