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絕】3-7

台中市,長榮桂冠酒店。 葉亨奇獨自一人站在長榮桂冠酒店的左側,今天,他的穿著非常正式,一身黑色西裝,內搭水藍色襯衫與酒紅色的領帶,他抬頭望向目標樓層,將領帶塞進襯衫前胸的口袋,嘴角勾起一抹彎月,隨即飛身一躍,攀上長榮桂冠酒店暗綠色的牆面。 前幾日,葉亨奇就一直在注意業界各龍頭的動向,畢竟想要建立一個新世界,不但需要有資金來源,更要有個權勢相當支柱,所以,他密切注意著業界動向,尋找適合的贊助人,在嚴密的思慮之下,葉亨奇挑中了台灣目前當紅的──交響集團。 交響集團乃是一跨國集團,雖說是一股新興的勢力,不過它的事業支脈包含了台灣人民的食、衣、住、行,而各方面的產品,幾乎都可說是目前的領導品牌,廣告、行銷都相當成功,這樣一來……「錢多多」不在話下,更重要的是交響集團所有擁有的人脈,因為企業涵蓋的範圍廣,各方面的人物自然也牽涉得多,而新世界產生的時候,這些各方的人物,就派上非常大的用場,他們可以推動新世界的經濟運行,而在革命期間,也可以由此得到相當大的物質支援,又由於交響集團屬國際事業,在各個大國均設有分公司,如果未來想擴張版圖……那麼交響集團會是一個非常好的基地。 就目前一切都還在準備階段的情況來看,除了經濟、人脈,他還須要能夠撼動政壇的勢力,藉由對政壇的影響力,掩蓋碧眼種族的行蹤以及動向,必要時給予行動資源,這樣他便可以慢慢的蠶食這個社會,讓一切都完成於不知不覺當中,沒有暴力的革命,一樣會成功。 而身為台灣當紅企業的交響集團,所擁有之豐厚資金,就如同強力磁鐵一般,政客絕對會巴得緊緊地,吸取政治金源。所以,交響集團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,而他今天所要拜訪的對象,就是交響集團董事長──張威凌。 抵達總統套房所在的樓層,葉亨奇踏上寬敞的陽台,他稍微整理一下身上的西裝,將領帶拉出胸前口袋,微微調正。談生意,服裝整齊是一種基本禮貌,整裝完畢後,葉亨奇換上自信的笑臉,輕輕推開玻璃門,踏進總統套房。 總統套房內的設備,真的是非常周全,有迎賓用的客廳、辦公用的起居室、會議用的空間,甚至連用餐的餐廳都有,這樣碩大的空間,放眼望去就是心曠神怡,葉亨奇緩緩走進客廳,眼前除了豪華家具,又多了兩三台推車,白鐵的推車上擺放著陳年名酒、高級香檳,還有各式的甜點、德國豬腳、美式紐約客牛排、龍蝦三吃……上等料理,但……奇怪的是,這些好吃的料裡都只有動過一兩口。 葉亨奇不由的蹙眉。這個董事長……未免也太奢侈!不過,人家也是很有能力,才能過這樣的生活,這小小的幾萬元餐費,也許就等於平常人的一個六十元便當吧。 他踢走推車離開客廳,葉亨奇往臥室直行,一到主臥門口,葉亨奇沒有敲門也沒有開門,因為主臥室的門是敞開的,他默默地站在原地,似笑非笑的,望著主臥室內,正上演的嫙霓春色。 張威凌全身赤裸地壓在陷入床鋪裡的女子身上,全身肌肉鼓動,不算胖的身軀奮力地前後移動,女子不住的呢喃春吟,葉亨奇看不見她的表情,不過聽聲音,女子應該是處於極度快樂的狀態下,室內的激情如烈火般地炙熱,葉亨奇不禁看得下腹一陣騷動! 他不好意思出聲打擾張威凌的「性致」,只好難耐地默默注視,不知時間過去了多久,床面上的兩人活動越來越激烈,倏地!張威凌發出一陣獅吼,他使勁抱起女子的面頰,閃電般地正對氣管咬下!濃烈的熱泉瞬間噴進張威凌乾澀的口腔,女子連尖叫的時間都沒有,便瞳孔放大,四軟癱軟在張威凌身下,室內頓時只剩下,吸食、咀嚼的聲響。 站在門口旁觀的葉亨奇──笑了。 難怪,張威凌住進長榮桂冠酒店三天,卻一步也沒踏出房門過,難怪……客廳推車上,如同小山般的佳餚、美酒,幾乎都沒有動過。張威凌……食不知味很久了吧,葉亨奇又是一陣輕笑,他舉起蒼白的手,往門板「叩、叩、叩」敲三聲。 張威凌倏地放下女人!回頭。還算俊俏的面容,掛上瑰色的口罩,女人的頸子離開張威凌的嘴,鮮豔的紅,如噴泉般源源射出,潔淨的床單瞬時畫上點點碎花。 葉亨奇蹙眉,略帶厭惡地說道:「吃乾淨再說。」 語畢,葉亨奇逕自轉身,走向客廳,在灰色絨布的柔軟沙發上坐下。 莫約三十分鐘過後,張威凌身著藍色浴袍,臉上也洗得乾乾淨淨,他在抓起白鐵推車上的醇酒,但隨即又放下,葉亨奇見此狀,便從胸懷裡掏出一袋血漿,扔在玻璃桌上。 張威凌瞇起雙眼,注視著葉亨奇,他拿起桌上的血袋,將它輕輕咬破,盛滿透明的玻璃酒杯,仰頭一飲而盡。隨後,張威凌在葉亨奇對面坐下,板著一張臉不發一語。 看張威凌全副戒備的模樣,葉亨奇輕笑,溫文地說道:別緊張,我是來跟你談生意的。」 「生意?是勒索吧。」張威凌挑眉,不客氣地回應道。 從美國回來之後,他的身體就一直怪怪的,食不下嚥、性欲高張,老婆被他旺盛的性欲嚇到跑回娘家,家裡大廚的菜他一樣也吃不下去,全部都被他開除,他又渴又餓卻沒有一樣東西能入口,他可是大企業的董事長,什麼時候過過這種日子?!當他吃掉家裡的黃金獵犬的時候,就知道大事不妙了,要是給人知道他現在的癖好,叫他怎麼在業界立足? 好死不死,吃飯竟然被這個男人看到!還說不是要勒索?鬼才會相信。 「不,是生意。」葉亨奇面容上的微笑依舊,平靜緩和地說道,「你的身體也出現變化了,老實說……有一群人,包括我在內,都跟你一樣。」 「一樣?你們也喝血、吃肉?」張威凌看著著裝整齊的葉亨奇,不論如何,他無法相信葉亨奇的來意,不是為了勒索錢財,他指著臉上腐敗的傷痕,微慍地說道,「那你的臉上,為什麼沒有這個?!」 「以後再告訴你。」葉亨奇簡潔地回應道。 張威凌冷哼一聲,身子窩進沙發裡,拉開兩人間的距離,帶著慣有的高傲說道:「那……我為什麼要跟你談生意?只要我想要的東西,沒有什麼是辦不到的,你對我有什麼用處?」 葉亨奇冷靜平淡的態度,讓張威凌感到受辱,他覺得自己處在下風,而這個位置不是他習慣待的,張威凌擺高姿態,企圖將局勢拉回,改由自己主導。 「你已經變成不人不鬼的東西了,萬一被外人知道怎麼辦?你覺得政府不會處理你嗎?他們應該是巴不得處理掉你,瓜分你的家產吧,如此一來,你的江山霸業還有辦法經營嗎?如可以,你躲在長榮桂冠裡面幹嘛?」葉亨奇坐直身軀,緩緩地分析道。 張威凌陷入一陣沉默。的確,他想什麼都可以得到,吃肉喝血病不是問題,但是很難保消息不會走漏,在這個爾虞我詐的世界裡,大家都在等著對方垮台,只要交響集團一垮,各方不要交代,立即主動接收交響集團的版圖,要是真的被發現……政府那些吸血鬼,不一定保的住他,金主再找就有了,不一定要他……而其他平常對他鞠躬哈腰的「朋友」……不要扯後腿就已經不錯了…… 葉亨奇也斟滿自己的酒杯,微啜那口感厚實的血色瓊汁,接著說道:你是聰明人,仔細想想,你絕對需要夥伴。」 張威凌瞄了葉亨奇一眼,頓了頓,沉聲說道:「嗯…你能給我什麼承諾?」 「交響集團永續存在。」葉亨奇舉起酒杯,一飲而盡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