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絕】3-9

台中大墩路家樂福、台中縣大里市大買家、台中縣沙鹿鎮新天地……等處大型賣場,幾乎在同一時間,紛紛傳來暴動的消息,各地警局紛紛派遣大量人力,封鎖現場周圍,進行搜查,案發現場附近醫院,也陸續派出救護車,接駁受傷、生命垂危的傷患,而擁有動物般靈敏耳目的媒體,各個聞風發出新聞車,搶奪採訪先機,頓時,各大賣場周邊道路,擠得水洩不通! 梧棲鎮,警察局會議室。 蕭靖德毛躁地在會議事中來回踱步,王淳瀚則坐在深灰色辦公椅上,抱著李盈瑜,輕拍她的背部,安撫受到驚嚇的情緒。末約十幾分鐘過去,吳恆本和吳蕹儀才各自踏進梧棲警局會議室。 「怎麼樣?現在是什麼情形?」吳恆本一進門,開口就問道。 王淳瀚對蕭靖德招手,示意大家先坐下,隨後,王淳瀚緩緩地說道:「嗯……您先說您們研究的初步結果吧……」 綜合在逢甲夜市所見的情況,再加上今天家樂福發生的事件,王淳瀚的內心湧出許許多多的推測,再沒有點依據或是證據支持下,他是不會輕易說出口,所以他想先聽聽,吳恆本與吳蕹儀的研究結果,看看是否能證實自己的想法。 吳恆本喘口氣,沉聲說道:「我們這邊的初步研究結果,首先,受試者──廖俊生,根據他的體組切片,以及生理跡象,我們可以判定廖俊生已經死亡大約十天。」 此言一出,李盈瑜倏地抬起小臉,驚訝地說道:「死亡?可是他……」 李盈瑜看過廖俊生,在她的印象中,死人應該都是乖乖的躺在棺材裡呀?可是,廖俊生不但能跑能跳,還會說話、思考……這……算是殭屍嗎?可是殭屍應該只會上下跳才對啊…… 「我知道,但是他已經停止呼吸,身體器官的運作,應該是靠奈米機器人的活動。我們推算他的死亡時間,大概是在除夕,而除夕當天他吃完早餐之後,便出現發燒、身體竟孿的現象,之後又隔一天,他的眼睛轉為綠色,並且身上四處出現腐敗的傷痕。」吳恆本習慣性地推一下眼鏡框,接著說道。 王淳瀚思索一會兒,問道:「那……可以知道,他是在什麼時候停止呼吸的嗎?」 王淳瀚認為「死亡」是一個關鍵,這很有可能跟奈米機器人的作用有關,如果可以知道什麼時候停止呼吸,就可以知道奈米機器人何時開始作用,接著在「死亡」前後的這段時間裡,也許可以藉由「死者」的行動,來判定是哪些東西,引起奈米機器人異常。 吳恆本蹙眉,停頓一會兒,回應說道:「這個……很難去界定,不是在早餐前,就是在早餐後,但早餐前他的身體並沒有異狀,而早餐後他的身體出現異狀,又異狀結束他並沒有再復發,所以我假設是在早餐後,他發燒、痙孿的那段時間。」 「他早餐前沒有作任何奇怪的事情嗎?或者是……」王淳瀚接著問道。 吳恆本搖頭,繼續說道:「我仔細問過,都沒有。所以……有點難以啟齒,但是,我認為這跟他的早餐──豆漿、燒餅夾油條有關。」 「怎麼可能?!這……太……」蕭靖德似笑非笑地拍桌,說道。 豆漿跟燒餅夾油條,這兩者可是台灣很傳統又普遍的食品,營養、健康又好吃,這兩樣東西裡面除了熱量還能有什麼?就算有些什麼,蕭靖德不認為會跟奈米機器人扯上關係,拜託……這是豆漿跟燒餅夾油條耶,能有什麼害處? 「很誇張,但是這是目前最合理的推測,我們手邊並沒有靜態的奈米機器人,沒辦法作測試,來證實是不是早餐消化過後,所產生的有機分子,間接刺激到奈米機器人。」吳恆本乾笑幾聲,略帶尷尬地說道。 吳恆本也是喝豆漿、吃燒餅油條好幾十年的人,他自己也不太能接受這樣的推測,但是……這是目前維一說得通的推理。 吳蕹儀托著下巴,閉上雙眼沉思,回想人體各器官運作方式,營養速消化代謝的途徑,接著,她緩緩地說道:「其實……我覺得……豆漿,很有可能是主因,我想奈米機器人這種電器,主要還是受電波或是電流影響,而豆漿……內含豐富的鈣、磷、鉀、鈉……等礦物質,我們人體內的運作,造成電位的改變,也許……雖然實在有點離譜,不過……很有可能會影響到奈米機器人。」 「如果是這樣的話……那就說得通了。」王淳瀚搓磨著鬍渣,喃喃地說道。 「怎麼說?」吳恆本問道。 「台中各大賣場,牛奶試飲的人,幾乎同時全部都變成碧眼怪物,在賣場裡面……屠殺!」蕭靖德深沉地嘆息,無奈地說道。 為了這幾件殺戮暴動,全台中警局亂成一團,媒體又在一旁搶著採訪,警方辦起事情來,礙手礙腳的,又不能揍他們,或是趕走他們,再加上不可以讓調查內容曝光,警察只好躲起來,偷偷摸摸地辦案。 「什麼?!」吳蕹儀不由驚呼出聲。 王淳瀚回憶著當時的情況,緩緩地說道:「牛奶也是富含這些礦物質的飲品,那個時候……我看到這些喝了牛奶的人,就跟廖俊生一樣,滿臉通紅、四肢抽蓄,隨後他們的眼睛就變了!而上方的灑水系統,突然噴出血水,這些變異的人,忽然就心性大變一般,開始咬人!」 「果然是因為血水啊……」吳恆本喃喃說道。他本來就在懷疑血液是一個影響因子,造成那些碧眼的人,性情大幅改變,因為廖俊生並沒有接觸血液,他的性情一直保持很穩定,唯一不穩定的時候,就是在豆漿店毆打店員那段時間。 王淳瀚的大腦,稍微整理所得到的資訊,隨即說道:「所以,我們可以初步假設,奈米機器人藉由口沫、體液傳遞之後,因為喝豆漿、牛奶,體內的電位變化讓奈米機器人活化、短路,不受控制地自由行動,因為不知名原因,造成軀體的死亡,但身體各部仍靠奈米機器人的幫助運作,所以,牠們的跳躍力、速度會比正常人高上三、四倍,最後,血水的滋味,將讓牠們逼進喪心病狂的狀態。」 他頓了頓,又道:「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怪物。」 「蠢漢(王淳瀚暱稱),你是用什麼東西打趴那些人的?」蕭靖德好奇地問道。 坦白說,大賣場發生暴動,他還真沒想到王淳瀚可以存活,因為那些碧眼人的力量是在太大,就算王淳瀚再怎麼孔武有力,那些碧眼人的數量這麼多,王淳瀚一個人想擋住,簡直就是螳臂擋車,但是……王淳瀚卻辦到了,蕭靖德很好奇,王淳瀚究竟是怎麼作到的? 「就是這個。」王淳瀚將沙漠之鷹(BB彈瓦斯槍)擺上會議桌,說道,「Taser gun。這是美國研發出來的一種槍枝,可以將極小的電流透過兩支電擊針,傳導到人體上造成劇烈的疼痛以及痙孿,不過美國的Taser gun不能連射,每次用完都要重新跟換彈夾上的電擊針,而我現在這把,是經過改良,大約可以連射六發。」 「哇!這玩意不少錢吧!」蕭靖德驚訝地說道。 他拿起桌面的沙漠之鷹(BB彈瓦斯槍),如同珍寶般,他小心翼翼地捧著,能夠打趴怪物的槍,蕭靖德雙眼,閃爍著興奮的晶光,愛不釋手地左右把玩。 「我自己做的,在網路上找的設計圖,說真的還蠻好用,射程大概七公尺,你們應該都作一把放在身上,但是,我有一個問題,黃世傑在清泉崗機場,被電一下就溶解了,但是,我在逢甲夜市跟家樂福遇到的那些碧眼怪物,都只有暫時麻痺而已,這是為什麼呢?」王淳瀚接著說道。 吳恆本擰著眉心,無奈地說道:「這個……我也不清楚。」 王淳瀚又陷入自己的思緒當中。現在可以說是,所有事情的前因後果,都已經有個頭緒,但現在的問題是,該怎麼找出染上奈米機器人的民眾?找出之後,他們又能做些什麼?還有,該怎麼收拾那些已經變異的碧眼人?電流只能讓他們暫時麻痺,而麻痺效果退去之後,又該怎麼作? 明明黃世傑在清泉崗機場就會溶解,為什麼其他的碧眼人不會?這其中絕對有些什麼隱藏的因子,是他沒有注意到的……但那個因子,又可能會是些什麼呢?他必須從頭再把所有的案件,仔細看一次。 「肖欸(蕭靖德暱稱),時機成熟了,你可以開始行動。」王淳瀚回過神,對蕭靖德說道。 蕭靖德點頭。 王淳瀚暗想,這只是一個報備的動作而以,實際上縱使政府知道民間的情況,也不一定會積極想出解決辦法,他還需要一個,權力足以撼動高官的人物,來督促政府,甚至……萬一政府無法應付時,這個人要能給予民間相當的物資援助…… 他接著面對吳蕹儀說道:「吳醫師,也許……該抽個空,帶我們去拜訪一下您的祖父──吳天祿將軍。」 「好。」吳蕹儀回應道。 她並不驚訝,王淳瀚知道吳天祿是她祖父,王淳瀚跟蕭靖德的感情這麼好,勢必,兩人都知道她的背景。面對這些碧眼人,為了自保,的確應該人人都要有一把王淳瀚所說的──Taser gun,而製造槍械這種問題……也許,吳天祿會有辦法。 現在的感覺,就好似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夕,寧靜的空氣中,混雜著──絲絲不安的詭譎氣息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