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絕】4-2

「偶兒子因為偷竊坐過牢,警官,你也知道,有前科的人很難找到工作,走到哪,人家看他坐過牢,都不願意用他,後來,有一天,有個穿黑色袍子的男人,來我們家,嗖他是什麼『重生基金會』的倫,嗖他們基金會是專們幫助像我兒子這樣,不被社會接受的倫,嗖會幫他們上課,輔導就業啦,偶就讓他去了……然後……就……」 錄音帶撥放到此,蕭靖德按下停止鍵。王淳瀚站在蕭靖德辦公室的窗前,默默看著窗外的街景,不發一語,蕭靖德坐在辦公椅上,雙手枕在腦後,看著潔白的牆面,腦中一片混沌。 大賣場牛奶試飲屠殺事件,各個賣場所出現的狀況幾乎一模一樣,警方根本無從施力,大家都把這見事情擱在一旁,裝作沒看見,因為,根據目擊者的口供,賣場裡屠殺的兇手,並不只有一個人,而賣場又是開放空間,進進出出並不會留下任何可供識別身分的資料,而事發前也沒有人發現或是注意到異狀,這樣子要如何找出殺人兇手?所以,只好擺在一旁,先從其他疑點調查。 這次的案件裡面,除了殺人,就是人們喝了牛奶之後產生變異,以及灑水器所噴出的紅色液體,牛奶這邊,大賣場已將商品全部下架,送到衛生局檢驗,灑水器的部分,警方檢查賣場水塔,發現裡面滿是鮮紅碎肉,而這些碎肉經化驗過後,證實全是人肉,灑水器噴出的是人類血水。 方才錄音帶裡便是水塔碎屍死者其中之一的家屬口供,如果仔細比對每份碎屍家屬筆錄,不難發現這些碎屍幾乎都跟重生基金會有關,到此大家都會認為──重生基金會有問題。但實際調查重生基金會時,各方面的資料,都顯示這是一個正派的團體,輔導一些走上歧途的人,回歸社會,盤問時,重生基金會表示,這些碎屍,都已經離開許久,重生基金會是個開放的地方,不會強留。 線索到這邊又斷了,這些變成碎屍的人,為什麼離開重生基金會?又離開了為什麼家屬會不知道?人不在重生基金會,又沒回家,會去哪裡?警方拜訪這些成為碎屍死者的友人、親屬,人人皆稱,很久沒看見死者。 全案如今呈現膠著的狀態。 王淳瀚雙手抱胸,倚在窗前,緩緩地說道:「那天……在賣場,我有看到葉亨奇。」 他怎麼也忘不了,二月十七號在家樂福裡的狀況,人們驚惶扭曲的面孔,碧眼人噬血張狂的神情,漫天的哭喊哀嚎,地獄般的景致,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,而葉亨奇當時就在那裡,指揮所有黑衣人的行動,帶走那些剛蛻變的碧眼人,如此有組織、有效率的行動,讓王淳瀚心生膽寒。 「葉亨奇?」蕭靖德倏地坐直身軀,說道。 「是他指揮那些黑衣人行動的。」王淳瀚面無表情,淡淡地說道。 蕭靖德蹙眉,凝重地問道:「你覺得……葉亨奇會跟重生基金會有關嗎?」 如果碧眼人可以有組織地行動,那麼碧眼人極有可能已經集結在一起,至於牠們的目的……無非就是基本需求──食、衣、住、行。而重生基金會是個突然冒出來的協會,剛成立沒多久,就與大賣場屠殺有關連,雖然,重生基金會口頭上說是那些死者早就脫離,但是,誰能保證重生基金會說的是實話?蕭靖德不由的會將碧眼人組織與重生基金會作聯想。 「不知道,但是……這個重生基金會很可疑。」王淳瀚說道。 在沒有證據之前,王淳瀚不敢下任何定論。重生基金會的後台,是當今商業就最有影響力的交響集團,通常在商業界很有力,在政壇也會有影響力,沒搞好吃鱉就算了,怕的是被惡整,最後生不如死。但是,重生基金會的說詞又很可疑……一定得調查清楚才是。 王淳瀚接著說道:「沒有辦法入侵重生基金會的作業系統嗎?」 「這……是違法的,而且……警方也沒有這種人才……」蕭靖德無奈地說道。 雖然蕭靖德也很想知道重生基金會到底是在搞什麼鬼,但是,他個人不是很傾向知法犯法,不管怎麼說,他畢竟還是個警察。 王淳瀚頓了頓,不死心地又說道:「恩……那罪犯呢?我記得之前,我有幫你逮住一個駭客,好像叫……『魅影』吧。」 「她……你沒看新聞嗎?她早被劫走了。」蕭靖德苦笑道。 「劫走?!」王淳瀚驚訝地說道。 倏地,許許多多事件的畫面,在王淳瀚腦海裡迅速飄過,血庫被劫、失蹤案爆增、大賣場屠殺、重生基金會成立、台灣頂尖駭客被劫……碧眼人的意圖,突然間好似乎之欲出,但王淳瀚一時間還拼不出個完整說法。 「對阿,台中監獄死了不少人,但是死人的消息,沒有公開。」蕭靖德沉重地說道。 血洗台中監獄,也是一件懸案,一夜之間,監獄警衛全數消失,20多名受刑人失蹤,重刑犯幾乎全被肢解,剩下的人不是嚇瘋了,就是辯稱什麼都沒看到,而現場只留下一灘又一灘乾涸的血跡,地方警察查得焦頭爛額,到現在也沒個頭緒,雖然這案件不在他的管轄範圍,但他仍然感到頭痛,不管怎麼想,此案就只有「離奇」二字可言。 「該死的!那應該還有別人吧?」王淳瀚咬牙,說道。 「有是有……但是這違法耶,而且重生基金會是交響集團設立的……」蕭靖德雖然查案很大膽,但交響集團的勢力之大,而且私自入侵系統是違法,他不得不有所顧忌。 王淳瀚能夠體會蕭靖德的想法,但現在是非常時刻,他深沉地嘆息,嚴正地說道:「肖欸(蕭靖德暱稱),用點腦袋,你還看不出這些事情的脈絡嗎?你把消息上報政府也沒有行動……我們的計畫,動作要再快一點,不然……我怕……」 蕭靖德面帶難色地望著王淳瀚,兩權相害取其輕,就這麼辦吧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