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絕】4-3

台中市,重生基金會辦公大樓。 五樓鋪著紅地毯長廊的盡頭,紅檜木材質的高級門板上,燙金的會長辦公室字樣閃閃發亮,門內偌大的空間裡,除了一張長形辦公桌外,還有張橢圓形的半透明黑色玻璃桌,玻璃桌的四周分部著四、五張棕色皮沙發坐椅,其上分別坐著葉亨奇、張晨銘、鄭世雄、許聖凱、楊淑婷、陳盈如。 「笨蛋!我不是叫你用貓狗嗎?!你竟然……拿會員去用!該死的蠢才!」張晨銘正襟危坐,怒地大拍玻璃桌,吼道。 為了增加成員數,根據葉亨奇自己本身的情況,這一切都是在喝下牛奶之後發生的,所以葉亨奇讓張晨銘鼓動幾間食品廠牌推出牛奶試飲的活動,又讓許聖凱去準備新鮮的碎肉,倒進水塔裡,當喝下牛奶的人發作時,啟動灑水系統,噴出的血水可以完成最後的蛻變。 賣場是開放空間,而張晨銘與這幾間賣場有合作關係,所以整個計畫行動,照理說是不會被發現任何破綻,唯一最危險的就是放進水塔的碎肉,張晨銘千交代萬交代,一定要用貓狗的血肉,不能用人類的,因為用人類的血肉,警方在查案時,比對DNA就可以查出身分。 許聖凱這個笨蛋!用人類的碎肉就算了,竟然還用重生基金會會員!這下好啦,警察上門盤問,雖然目前是唬過去了,但萬一哪天警察開竅,重生基金會一定會被查緝,曝光的情況下,交響集團一併遭殃! 「時間那麼短,找不到貓狗阿……」許聖凱低頭,委屈地說道。 平常用不到的時候,隨便都可以找出幾隻流浪貓狗,偏偏到要用的時候,一隻都找不到,許聖凱走遍台中市,阿貓阿狗不知道都躲哪去了?葉亨奇又交代,不可以偷、搶引人注目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他才會把會員放進絞肉機…… 聞此言,張晨銘一把無名的火燒上心頭,說道:「找不到?!你……」 說著,張晨銘舉起手,就要賞許聖凱一耳光! 「夠了。」葉亨奇倏地嚇阻道。 許聖凱本來就是個腦袋不靈光的人,只會照章辦事,沒有盯著他作事,出差錯其實很正常。事情都已經發生了,再追究也沒意義,重要的是現在要怎麼應對…… 張晨銘瞄了眼葉亨奇,他雙手抱胸,躺進沙發裡,不悅地說道:「氣死我了,現在要怎麼辦?」 葉亨奇閉上雙眼沉思一會兒,接著對陳盈如說道:「恩,魅影,最近多注意警方的資料庫,有什麼動靜立刻通知我。」 現在不管作什麼,都只會增加嫌疑,所以,最好就是按兵不動,以不變應萬變,他們必須在警方有任何動作前,先知道警方的計畫,才好加以破解。 張晨銘實在無法原諒這個差點害到他的蠢蛋,他指著許聖凱的鼻子說道:「那這個笨蛋你要怎麼處置?!」 「什麼也不作。好,現在各單位開始匯報。」葉亨奇說道。 聞言,張晨銘悶哼一聲,倏地別過頭去,許聖凱則是暗自鬆一口氣。 今天的這場會議,主要是針對碧眼人的食、衣、住、行,不管要作什麼大事,基本需求是首要必須搞定的,滿足基本需求之後,才有辦法往更深層的心靈欲望邁進。 鄭世雄清清嗓音,扶正他的銀邊眼鏡,緩緩說道:「經過統計,現在成員的總數大約是一百多人,住所的部分,再過兩天就可以完成,每個人都可以有一間小套房,每層樓都會安排一個餐廳、廚房和一個交宜聽。」 「食物的部分,B1樓層的實驗室已經準備妥當,我們所贊助的複製人實驗計畫科學家,今天晚上會到,我會親自去接他。目前儲備的食物有三百人,都關在B2樓層,環境每天都定時打掃,有供應良好的三餐。」楊淑婷接下去說道。 許聖凱搔搔頭,說道:「紅燈區已經準備妥當,繁殖實驗也正在紅燈區展開。保安方面,大樓的各個出口、陰暗角落、通風口都加裝監視器,二十四小時監控,並且也有增派人手輪流巡視。」 「行動方面,我已經委託其他人,以私人名義購買德國箱型車,之後就以此車種代步,再過幾天車來台灣,會作進一步改裝。」張晨銘徐徐說道。 葉亨奇搓磨著下巴,現在各方面的情況看起來都還好,他估計再過一個星期,基本需求上就可以穩定下來,但是,問題最大的還是──食物,原本十七個人,三百個活人是很足夠的,但現在碧眼人增加到一百多個……這……鐵定不夠,在基本需求還為完善前,大規模抓人的話……非常不智……而複製人計畫,也不會進行的這麼快。 「淑婷,食物方面不太夠,我們需要更多的人類,記住深夜才能行動,抓人的名單妳跟魅影拿,如果還是不夠,就用其他動物代替,像是牛、馬之類的。」葉亨奇沉聲說道,「魅影你知道挑選對象的規則吧?」 陳盈如、楊淑婷紛紛點頭。 他頓了頓,接著又說道:「小鄭,碧眼人的數量不用再增加,在交通工具還沒完成之前,大家都不可以露面,我們需要一些小囉嘍,你跟阿凱去吸收一些未成年的輟學生,盡量是越沒大腦的越好。」 話說到此,葉亨奇想起一個讓他久久無法釋懷的畫面,碧燕人種目前來說應該是無敵的才對,他們自己會修復傷口,所以各種武器都無效,但那天在大墩路家樂福,他卻看到有人能用槍,瞬間打下三、四個碧眼人…… 葉亨奇盯著遠方,嚴肅地說道:「最後,魅影,我需要你幫我找一個人。」 遠距離攻擊的有效武器,對碧眼人來說,是一種致命危機。他必須要知道那是什麼武器,更要想出應對的方法,現在只有一個人會用,以後一定會有更多人跟著使用,到時候…… 「喔?」陳盈如狐疑地回應。 「那個人在大墩路的家樂福,用一種槍打下了三、四個同伴,我要知道他是誰?拿的是什麼武器?」葉亨奇冷冷地說道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