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絕】4-6

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八日,台北市總統府。 偌大的會議室裡,燈光全暗,只剩前方的投影片螢幕亮著,四周的暖氣緩緩放送。吳天祿實踐了他的承諾,總統於今天早上九點半招開緊急會議,各級機關首長齊聚一堂,圍坐在總統府會議室方形長桌邊,神情肅穆地靜靜聆聽,王淳瀚一行人對於此事件的簡報,而吳天祿自己則坐在會議室的一角,默默不語。 這一次的簡報,基於「專業」以及「可性度」考量,所以,王淳瀚決定讓吳恆本代表報告,因為,吳恆本是個科學家又是大學教授,即使王淳瀚與蕭靖德對整件事情的了解度勝過吳恆本許多,但話從吳恆本嘴巴說出來,會比從王淳瀚或是蕭靖德來的有說服力。 吳恆本戴著銀邊眼鏡,揮舞著雷射筆,解說架式專業十足,他詳細地講解碧眼人的成因、生理狀態和活動、飲食習性,三十分鐘過去,吳恆本的簡報告一個段落,室內日光燈再度亮起,吳恆本站在白色螢幕旁,等待總統發言。 「恩,所以各位對此有什麼看法?」總統──趙宗茂看看手上的簡報資料,又看看在座的每位官員,他緩緩地說道。 吳恆本的簡報讓趙宗茂感到錯愕,他從來沒聽說過這樣的事情,但是簡報所提及的碧眼人種,其科學證據、事例都歷歷在目,感覺上好像是真的,但又更像是假的,電影般的情節在現實生活中上演,他不知道該對這樣的事情作何感想。 圍繞圓桌的官員,各個低頭看著資料,遮掩他們茫然的眼神,數分鐘過去,總統府會議室內一片鴉雀無聲。見此狀,王淳瀚手肘推推蕭靖德,蕭靖德立即取出黃色牛皮紙袋,拿起一疊厚厚的照片,分發給每位官員。 隨後,蕭靖德站直身軀,開口說道:「總統以及各位機關首長,請看看這幾張照片,這些死者,頸部幾乎被咬斷,軀幹部位也只剩下骨頭,四肢的肌肉也消失無蹤,現場周圍,內臟零零落落分佈,死狀之慘烈,但在現場卻只發現少量血跡,這些人……是被活活吃掉的。」 趁著各個官員正在看照片的空檔,王淳瀚拿起自家樂福調出來,二月十七號當天的監視錄影帶,緩緩走向電視,他將錄影帶放盡播放器中,待蕭靖德語音落下,立即播放。 電視螢幕上,出現二月十七號當天,喝下牛奶的人們,倒地、抽蓄,直至天降紅泉,原本倒下的人們,瞬時蛻變成面目猙獰的碧眼怪物,追逐著無辜人群,撕咬吞噬! 畫面播放的同時,王淳瀚指著一群身著黑衣的碧眼人,緩緩說道:「此為大賣場屠殺事件的錄影帶,我們可以看出來這些碧眼怪物,已經可以有組織地行動,賣場中落下的紅水,已經證實是血水,而警方在賣場水塔裡發現的碎屍,也都與重生基金會有關係,所以,我們推測重生基金會很可能就是碧眼怪物的基地,而牠們可能正在籌畫,捕獲更多的人類來當食物。」 與畢,王淳瀚按下暫停鍵,接著說道:「而奈米機器人,目前推測應該是屬於體液傳染,所以目前的當務之急,我想應該是:找出受感染的人類作適當處理、徹底追捕碧眼怪物、尋求國際協助,銷毀人體中的奈米機器人。」 此言一出,在座各個人士,原本空白的腦海,瞬間輸入大量的彩色畫面,此刻,所有的人才算真正進入狀況,了解現在人們所處的境況為何。 趙宗茂(總統)點頭,沉聲說道:「恩,的確是。那麼找出受感染的人類就交給衛生署去辦,追捕的部分……國防部去處理,至於……銷毀奈米機器人……外交部,你們先去探探各國的口風,試著要求協助。」 分配工作完畢,剎那間各官員們開始紛紛交頭接耳,整個會議室的氣氛閃電般地升溫。 「總統,找出受感染的人,目前看來是可以用牛奶、豆漿去辨別,但是……如果真的有被感染,那喝下豆漿、牛奶之後,他們不就變得會吃人?那這些會吃人的……怪物,要怎麼辦?隔離嗎?」衛生署署長──蔡竹來拿著手中的資料,快速地說道。 趙宗茂(總統)還來不及反應,國防部長──黃柏庭插嘴說道:「我覺得應該要殺掉。」 「殺掉?!這……太殘忍吧!會有民怨的。」聞此言,蔡竹來驚訝地大喊。 就算是染上奈米機器人,這些受感染的人們也還是台灣子民,怎麼能這麼輕易地說殺就殺?這根本就違反人權,除此之外,這樣不人道的事情,要是被媒體知道,大肆宣揚吵作,民眾肯定會群起憤怒,發生暴動,到那個時候,要怎麼辦? 黃柏庭扳起一張撲克臉,肅穆地說道:「這種類似生化兵器的東西,不處理掉,光隔離,牠們的性能那麼好,一扇門檔的住嗎?我看鐵牢都不一定關的住,到時候全跑出來,那台灣人不就被吃光?!」 在他看來,會吃人的東西,已經不能算是人類了,自然也不用考慮太多法律上的問題,怪物就是要斬草除根,這樣才能確保大家安全,要是單單只有隔離,那些怪物衝破隔離區,那麼熬無防備的人們,就等同於野狼嘴邊的羔羊。 「可是……殺掉他們,那要怎麼跟人民交代?媒體也不會放過這種新聞的!」蔡竹來頗不同意這樣的說法,就算蛻變成怪物,但也是人生父母養,沒有人會願意自己的親人被殺掉,他又接著問道。 黃柏庭頓了頓,說道:「沒說要明著來啊,我們可以暗地裡這麼作。」 他認為蔡竹來的顧慮是多餘的,面對這種生死存亡的問題,不能有太多婦人之仁,手段明快一點,把有問題的人清除乾淨,就不會有問題,拖拖拉拉又隔離又幹嘛的,只會讓問題有機會節外生枝,媒體、人民的輿論是當然,但是至少有保住了台灣。 「我還是覺得不太好。」蔡竹來不悅地搖頭,囁嚅地說道。 蔡竹來婆婆媽媽的樣子,黃柏庭看了就不耐煩,他接著問道:「不然,你有更好的方法嗎?」 趙宗茂(總統)看著僵持不下的兩人,其實,他們說的都有道理,但問題是該怎麼抉擇?不殺,其他人民會有危險;殺,他們無法對家屬交代。沒有任何人有權決定誰生誰死,但為了國家安全,他們必須要討論這種問題,而殺人是大事,必須絕對謹慎,如非必要,自然是盡量保全大家的性命。 「吳教授,這些碧眼怪物,真的有辦法衝破鐵牢?」趙宗茂蹙眉,低聲問道。 吳恆本深思一會兒,一個碧眼人要打開鐵牢,是不太行,但是如果很多個,那就很有可能了。他輕輕嗓音,謹慎地說道:「是有可能。」 「總統,不能光用隔離,風險太大了,萬一檔不住,大量的這種吃人怪物,台灣很快就完蛋了!」黃柏庭放棄說服蔡竹來,直接轉頭對趙宗茂(總統)說道。 蔡竹來不死心地繼續反駁道:「可是,如果別的國家又技術可以解決奈米機器人呢?那被殺掉的人不就白死了?」 趙宗茂(總統)擰著眉心,現在的情況,著實是兩難。他深吸一口氣,緩和心緒,結著對外交部長──翁順吉說道:「順吉,你先跟邦交國聯絡看看,我給你一周的時間,去找看看有沒有解決的方法,如果沒有……那就照柏庭的意思去作。」 大規模的奈米機器人檢驗過後,時間就會變得非常緊迫,為了受感染的人著想,他也還是得給予治療的機會,但是他不知道隔離區可以關住他們多久?若全跑出來,他想不需要幾天,台灣人就幾乎會被吃光,所以……就一周吧,一周內沒有治療的消息,也只好──予以撲殺。 「總統,時間太短了。」蔡竹來抱怨道。 趙宗茂(總統)嘆口氣,沉重地說道:「我知道,但是沒辦法,我不能拿其他國民的生命開玩笑。」 「順吉,外交部的行動要快速,你先去安排吧。」趙宗茂(總統)微微收斂心神,接著囑咐道,「竹來,衛生署也盡快安排各縣市的健科檢查,媒體那邊,就宣稱是新型流行感冒爆發好了,其他機關要絕對配合衛生署與國防部的行道。」 最後,趙宗茂(總統)又對黃柏廷說道:「柏庭,那把電擊槍的製造,就交給你去安排處理,盡量動作要快,數量上最好能達到每戶兩把。」 「那……追捕碧眼怪物,重生基金會……」黃柏庭點頭,說道。 趙宗茂(總統)停頓許久,說道:「重生基金會……我想應該不用。」 重生基金會是個棘手的問題,如果只是普通基金會,要查當然不需要顧慮些什麼,偏偏它卻是交響集團所設立,而交響集團正是他目前重要政治金源之一,要是下手去追查,若重生基金會真有問題也罷,要是沒問題……搜查反而會得罪張晨銘,那競選連任的時候……恐怕…… 王淳瀚冷哼一聲,睥睨著趙宗茂(總統):「總統,重生基金會的嫌疑非常大,它很有可能就是碧眼怪物的聚集地,至少也該派人去搜吧。」 「這……」趙宗茂(總統)遲疑了,對於交響集團的顧慮,讓他不知道該如何決定,他不想得罪張晨銘,也不想讓碧眼種族充斥台灣……難道,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嗎?目前他想不到好的解決方案,但蕭靖德和王淳瀚這些平民又在場,他不好向官僚諮詢…… 見趙宗茂(總統)不說話,王淳瀚冷聲說道:「沒有台灣,就不需要你這個『總統』。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