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消失】

客廳裡,丈夫望著神情憔悴的妻子,心底既是焦慮又是心疼,他該怎麼作才能讓妻子開心起來呢?倏地,他想起冰庫裡的生魚。 妻子最喜歡吃生魚片。 於是,丈夫轉身,緩緩走向廚房,他取出冰庫裡長條狀的的紅肉,小心翼翼地拿著菜刀,切下數片薄肉,放置在餐盤上,再淋上些許醬油。他捧著生魚片,勉強撐起微笑,走到妻身旁。 「吃點東西吧,警察會找到他的。」丈夫說道。 妻子抬起頭,紅腫的雙眼,透露出她心底的哀愁。她接過生魚片,細細咀嚼,丈夫體貼地輕柔按摩她的薄肩。 孩子已經失蹤三天了,至今仍無音訊,她不懂一個三歲的孩子,會跑哪裡去?三天前,她接孩子回家,用過午膳,她回房小憩,孩子就在客廳玩耍,睡夢間她似乎有聽到孩子的哭叫,心底一直叫自己起床,但她的眼皮實在太重,等到她睜開雙眼,衝去客廳時……孩子已經消失無蹤。 客廳大門沒有被撬開的痕跡,而客廳也沒有太過凌亂,房間、浴室、洗衣間、衣櫃……可能的角落她都翻遍了,就是沒有孩子的痕跡……綁架嗎?但是又沒有接到綁匪電話,逃家嗎?但一個三歲的孩子怎麼會懂得逃家…… 警方說,可能是自己跑出去玩,迷路了。可是,家門是很重的不鏽鋼門,一個三歲的孩子哪推的動?她不得不往超自然現象去想。 「老公,寶寶會不會被……鬼抓走?」妻子吞下嘴裡的生肉,哽噎地說道。 丈夫沉默了,他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想……目前的情況,什麼都有可能,反過來說,不管怎麼推測,他們所猜想的結果,也都不盡然是正確。 丈夫環住妻子的頸部,嗅著妻子的體香,說道:「不要亂想,警察會找到他的。」 妻子把盤裡的生魚片吃光,肚子還有點餓,但夜已深,於是她牽起丈夫的手,緩緩走向臥房。習慣裸睡的她褪下衣物,在與丈夫相擁而眠之前,她默默祈禱著:「神明,請保佑寶寶可以平安回家。」 夜悄悄地流動,日光緩緩取代不見五指的黑。當太陽完全升起時,臥房內強烈的光亮讓妻子倏地睜開雙眼。她望向床邊的時鐘。 七點整,這是丈夫該起床的時間。她伸手摸摸旁邊的位置,濕黏的觸感,讓她心頭一驚!迅速地坐起身。在她身旁,取代丈夫的竟然是──血淋淋的濕痕!這是誰的血?丈夫的嗎?丈夫自殺了嗎?還是丈夫被殺了呢?又或者是流鼻血? 但是……應該沒有人會留這麼多鼻血吧。妻子慌張地下床,仔細地檢查家裡每個房間,但都沒有丈夫的影子,她錯愕地光著身子坐在客廳沙發上。鞋櫃裡的鞋子一雙都沒少,衣櫃裡的衣服也都還在,丈夫的公事包、筆記型電腦也乖乖地躺在書桌上,血跡也僅止於床面…… 丈夫,憑空消失了。為什麼……會這樣呢?難道……真的是怨靈作祟? 警車緩緩在妻子家門前停歇,鑑識人員一窩蜂地湧進妻子家中,幾位警官帶著懷疑的眼神,質詢妻子好幾個問題,而妻子眼神呆滯地一一照實回答,她知道──警官懷疑是她殺了丈夫。 但是,她沒有。 失去了孩子,現在丈夫也消失,她頭上的天空瞬間崩塌,她無助地環顧整個「家」,突然間,她不再能清楚明白地知道,該怎麼面對這個世界。妻子待坐凝視著窗外,鑑識人員、警官紛紛離去,而警官臨走前似乎有說些什麼,但她聽不太到,也沒放在心上,窗外的天空,由藍轉黃,時間不停的流動,而妻子只有靜靜地坐著,任憑腦袋空白,直到……四周漸漸灰暗。 當天色全黑時,妻子緩緩地站起身,搖搖晃晃的走到臥房。她不知道帶走丈夫跟小孩的是什麼東西,但是,如果能帶走她所愛的人,那麼是不是也可以帶走她?獨活,並不是一件令人快樂的事情。 妻子脫下浴袍,撲倒在床面上,她微微閉上雙眼,眼角晶瑩的水珠,在月光下閃閃發亮,妻子喃喃地說道:「帶走我吧。」 柔和的月光灑在女性胴體上,妻的的背部曲線,枯瘦如柴,緊貼床面的腹部,卻深陷進床墊中。妻子的意識隨著夜色漸深而益發模糊,進入夢鄉的那一刻,渾圓臀部中央的小圓洞,倏地!鑽出數條棕色線條,環節相連成串的身軀在空中扭動,數顆無眼的頭部左右擺動,包覆著尖牙的圓型大口,迅速蠕動!忽地戚近妻子。 皎潔的月色下,只剩暗紅的床鋪與地面上佈滿瑰色斑點的浴衣。 【完】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