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傳說】

【練習文】【傳說】 炎炎夏日,陳韻文抱著吃完奶昏昏欲睡的兒子,搖搖晃晃地走到臥室,她輕輕地將兒子安置在大床中央,她側臥在兒子身旁,哼著搖籃曲,哄孩子入睡,當她確定兒子已經睡著時,婆婆突然走進臥室,自衣櫃裡取出一條薄被單,將被單把兒子的身體緊緊包裹住。 「媽,這樣很熱耶。」陳韻文無奈地說道。 婆婆倏地轉頭,微慍地斥道:「唉呀,妳懂什麼!一定要把腳包住啦!」 自從兒子出生,婆婆堅持要來跟他們住,其實婆婆很好相處,唯獨一件事情非常難溝通,就是──每當兒子睡覺的時候,不管天氣有多熱,婆婆都要讓兒子身上蓋一件被單,而且一定得蓋住腳,這不是一件什麼大事,也沒什麼好爭執的,但現在是夏天,陳韻文很怕兒子被熱壞。 她跟丈夫──吳維德說過好幾次,要吳維德跟婆婆溝通,婆婆一向最疼吳維德,應該會聽他的話。但奇妙的是,只要吳維德稍微有點要提這件事情的樣子,婆婆立即藉故躲避,這樣的情況下……陳韻文與吳維德也只好讓著婆婆,祈禱婆婆趕快回南部。 陳韻文坐在床舖上,看著婆婆離去的背影。她能理解婆婆愛護孩子、怕孩子著涼的心情,但是,現在是夏天,拿條小毛巾蓋住兒子的肚子應該就夠了,為什麼婆婆這麼堅持一定要把腳也蓋住?怕兒子著涼就不怕兒子熱壞? 這樣的疑問一直埋在陳韻文心底,好幾次看到婆婆幫兒子蓋被單,她都差點要問出口,但在看到替兒子蓋上後,婆婆安心的表情,陳韻文到嘴邊的話,又都縮回肚子裡,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,三個月大的兒子依然每每入睡時都被包裹的緊緊,直到某日…… 「我明天要跟朋友去拜拜,後天才會回來。」晚餐飯桌上,婆婆如是說道。 「恩,好啊。」吳維德專心扒著碗裡的米飯,隨意回應道。 陳韻文低頭咀嚼著嘴裡的飯菜,婆婆要出門一天,這樣可憐的兒子,至少可以有一天不必滿身大汗地醒來,她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意。 隔天,婆婆穿戴整齊,手提著碎花布袋,準備出門,陳韻文恭敬地送婆婆到門口,婆婆臨走前,不忘對陳韻文提醒道:「要記得,一定要蓋住腳喔。」 陳韻文自然是點頭。送走了婆婆,她開心地關上家門,回臥房逗弄兒子,到了兒子吃奶的時間,她打開衣襟,餵食母乳,看著兒子滿足的小臉,她的心底湧起波波暖意,待兒子吃飽,她抱起兒子,輕拍他的小背,直到他熟睡在自己的肩頭,就如同每一天的這個時段,陳韻文熟習地將兒子安置在大床中央,她拿起大浴巾,稍稍蓋住兒子的小肚皮。 「寶寶,今天不會熱囉。」陳韻文輕撫兒子的額面,柔聲說道。 她輕吻兒子的面頰,隨即笑著走出臥房,開始例行的打掃工作,掃地、拖地、洗衣服、曬衣服、清理廚房、整理垃圾,這些工作全部完成,也差不多已經下午三、四點。 陳韻文擦去頸間的汗滴,喃喃說道:「寶寶應該醒了。」 她走進浴室洗手、洗臉,隨即走向臥房,她旋開臥房門把,笑著輕聲喚道:「寶寶。」 房門敞開的那一瞬間,突如其來的詭譎畫面,讓她如同被重物敲擊一般,腦袋一片空白,她的喉頭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響,原本愉悅的心情,倏地降落到地平線以下! 陳韻文一百八十度的視野裡,偌大的床面上,只剩一條皺巴巴的浴巾,她走上前抓起浴巾,這原本是蓋在兒子身上的,浴巾還在,可是……兒子呢?兒子跑去哪了? 她左右張望,窗戶是鎖上的,房門也是關好的……她打開衣櫥、翻開床板,沒有……兒子不在裡面,於是,又走到客廳,看看唯一通往外面的大門,門鎖也是鎖的好好的…… 她站在大門前,雙眼睜的瞪大!兒子──不見了?! * * * * * 「老婆,妳仔細想想……妳是不是有帶兒子出門?」坐在沙發上,吳維德不禁問道。 下午陳韻文翻遍家中每個角落都找不到兒子,她立即打電話給吳維德,吳維德接到電話之後,馬上請假匆匆忙忙的趕回家,夫妻兩人又再把家裡仔仔細細的搜過一遍,但……就是沒有兒子的蹤影。 門、窗都是由內上鎖的,沒有任何闖入的跡象,而且陳韻文在作家事的時候,也沒有聽到任何怪聲音,或是發生什麼怪事情,非常平順的一個下午,所以,兒子不可能不見,一定在家裡的某處,除非……陳韻文有把兒子帶出去……又或許……發生了什麼意外…… 「沒有……沒有,我沒有出門……」陳韻文哽咽地說道。孩子憑空不見,她心急如焚,如果真是她帶出去的就好了,至少她知道孩子在哪裡,但是……問題就在於,她今天一整天都沒踏出家門半步啊!她不知道孩子可以跑去哪…… 「可是……」吳維德正想再說些什麼,卻被突然的開門聲打斷。 夫妻兩人望向大門,吳維德驚訝地喊道:「媽?!妳不是……」 「今天比較早結束,我就先回來了。」婆婆緩緩地走進客廳,說道,「你們兩個是怎樣?臉色這麼差,孩子呢?」 聞言,陳韻文的眼眶不禁又泛起熱潮,她咬住下唇,緩緩地說道:「孩子……不……見了……」 「不見了?!」婆婆詫異地說道。 她放下手中的碎花布袋,頓了頓,隨即衝上前,抓住陳韻文的雙肩,猛烈地前後搖晃,她歇斯底里的大喊道:「怎麼會不見?妳是不是沒有把腳蓋住?是不是!是不是啊!」 陳韻文閉上雙眼,點頭,如珍珠般的淚水,成串滑落。 婆婆放開陳韻文,她緩緩地搖頭,低聲嘆氣,灰白的眉皺縮,她無力地坐進沙發,無奈地說道:「我不是告訴妳,一定要蓋住腳嗎?為什麼……為什麼不聽我的話?」 語畢,婆婆擰著眉心,不禁也開始低聲啜泣,她的寶貝孫子,永遠也回不來了…… 「媽,我們報警吧。」陳韻文抹去淚水,說道。 婆婆苦笑,說道:「沒有用的,警察不會相信的,我們也找不到。」 聞言,吳維德感到怪異,母親似乎知道什麼似的,他開口問道:「為什麼?媽……妳是不是……」 「家裡都沒有異狀,對不對?」婆婆說道。 吳維德與陳韻文紛紛點頭。 「我的親弟弟,也是這樣被帶走的。」婆婆呼出一道沉重的鼻息,她窩進沙發,眼睛微閉,緩緩說道,「那一年,我七歲,我弟弟也是三個多月大,媽媽一直告訴我,要記得幫弟弟蓋住腳,那個時候剛好是初春,有一天,天氣比較熱,我……就沒有幫弟弟蓋被子,我在一邊玩沙包,後來……後來……我只看到弟弟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拉,速度很快,一下就把地地拉到床底下,我爬下床去看,結果──什麼都沒有。」 她停頓一會兒,接著又道:「弟弟,不見了。我跟大人說,他們都不相信我……報警,但是警察不相信我的話,他們認為是爸媽把弟弟……最後,爸爸被關進監牢,媽媽……住進瘋人院……很多很多年之後,政府要徵收我們家的地,剷平建築物,我跑去現場看,因為……弟弟那個時候是被拉到地上的……後來,我有看到……弟弟那天穿的藍色小衣服,就在……我們家大床的位置……」 故事說完,吳維德與陳韻文聽得瞠目結舌,如果依照婆婆的說法……那麼……他們的兒子,就是被不知名的「東西」給帶走囉?會帶去哪裡呢?還會回來嗎?根據故事尾端的情況,答案應該是──不會。 突然間,一陣暈眩,陳韻文虛軟地癱坐在地面,吳維德則是急急忙忙地抓起手機,打給認識的朋友,請他們幫忙找工人來家裡開挖,母親說的是一個曾經發生的事情,但不一定代表他們的兒子會遇上,但怎麼知道兒子到底有沒有遇上? 挖開家裡臥房的地面就知道了! 夜裡,吳維德家中傳出陣陣機械的嘈雜聲,鄰居、警察紛紛上門抱怨、開單,吳維德什麼也不說,硬是檔在門口不讓任何人進去,中斷工程,直到……臥房內被挖開的地面,出現兒子身上所穿著的白色小背心,陳韻文倏地推開工人,拿起地面的衣物,磨人的酸麻感瞬時由腳底發散,蔓延全身,她咬著牙──泣不成聲。 吳維德飛快地衝進臥房內,盯著挖開的地面,緊緊摟住碎心的陳韻文。就在這一個晚上,「拉腳丫子」的故事迅速傳開。 爾後,我們總是可以聽見人們叮嚀道:「記得,要把腳蓋住喔。」 【完】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