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4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透明相片】

【透明相片】 「來、來、來,這裡專一些稀奇古怪的小東西喔,保證世間獨一無二、絕無僅有。」夜市小販,手拿著擴音器,大聲吆喝著。 受到小販熱情的叫賣聲影響,不少男女都停下腳步,駐留在攤販前,但奇怪的是,這麼多人走過,小販攤子上的東西卻不見減少,鐵定是賣不出去,是太貴嗎?還是東西太普通?毛絲好奇地走近小販的攤子,她隨意翻弄著攤子上,擺放雜亂的商品。 「難怪沒有人要買。」毛絲嘴裡喃喃說道。 這個攤子的商品,還真的是「獨一無二」,看看她翻過的小玩意兒:老舊生鏽的音樂盒、有裂縫的鏡子、沒水的原子筆、被水浸濕過的筆記本……等,幾乎等是是廢棄的東西,這種沒用的貨色,誰會買啊? 毛絲輕笑,繼續翻弄商品,當把所有的商品撥開至兩邊時,攤子桌面深紅色的絨布上出現一張邊緣已經泛黃的拍立得相片,相片本身沒有什麼奇特,就是一張紙片而以,真正奇特的是,這張相片所照出來的圖像是——無,沒有任何色彩或是物體。 遠看,它就像是一張透明的薄片,但拿近仔細瞧瞧,會發現透過它並看不到在它之下的物品,所以,它不算是透明的薄片,但是,相片上面……真的什麼都沒有,就好似透明一般。 毛絲看著這相片,越看越入迷,她想不透,這張相片到底拍的是什麼東西?為什麼可以讓這張相片紙看起來像透明的一樣? 「小姐,妳真有眼光,這可不是誰都可以找得到的商品。」小販拿起相片說道。 小販低沉的聲音,驚醒沉絲中的毛絲,她隨口應一聲:「喔。」 毛絲真的覺得這相片很奇妙,她無法不去想,這相片照的是什麼東西?是怎麼來的?這份謎樣的氣息讓她的眼神,不自主地就會想盯著這張相片瞧,毛絲凝視著照片,說道:「這相片……為什麼……」 「透明?我也不知道,拿到它的時候,它就是這樣了。」小販好玩地轉動照片,笑著說道。「不過這張照片……真的很特別。」 「喔?」毛絲露出疑惑的眼神。 小販將照片拿到毛絲的眼前,低聲說道:「它可以看到過去跟未來。」 「過去跟未來?」小販的話讓毛絲更加地疑惑。 「小姐,這張相片跟妳有緣……它挑中了妳,這樣吧,我打八折給妳,我接受刷卡。」小販將相片塞進毛絲手裡,隨後豪氣地說道。 看著小販的動作,毛絲不禁傻了眼,她可沒說她要買,毛絲淡笑說道:「等等……我……」 「好了,別說了。」小販伸手制止毛絲說下去,而後,小販不知從哪裡拿出一張卡片和一顆水晶球,將卡片刷過水晶球上裂開的縫隙,接著他將卡片地給毛絲,又說道:「謝謝惠顧,有空常來。」 毛絲接過那張卡片,凝神一看。這……這是她的信用卡!奇怪,她明明沒有拿出皮包,為什麼那個小販會有她的信用卡?而且……小販怎麼可以隨便拿她的信用卡刷?是刷了多少錢啊! 毛絲根本不想要買這張相片,她張嘴就要跟小販理論,抬頭一望,卻發現面前不是剛剛那個小販,攤子上擺的也不是剛剛那些破舊的玩意兒,毛絲的眼球左右轉動…… 小販人呢? * * * * * 早上八點半,毛絲坐在公司裡自己的坐位上,她拿出皮包裡,昨天晚上買的照片,想起那個小販的話:「它可以看到過去跟未來。」 她拿起照片,專注地看著,末約三十秒過去,照片一就看似透明,什麼也沒發生,於是她把照片放到桌燈下、陰暗處、泡在熱水裡、用冷水沖……各式各樣的花招她都嘗試,但是照片仍然沒有反應。 她洩氣地把照片扔在桌上,說道:「果然是假的。」 天底下哪有這麼神奇的東西,可以看見過去跟未來,如果有,早就被什麼研究機構拿去作實驗了,怎麼可能流落到小攤販手裡?還好,雖然昨天那個小販,不知到用什麼手法拿走她的信用卡,但她打電話查詢交易紀錄時,並沒有刷到那筆錢,白白得到一張照片,即使是沒用的東西……反正,她沒損失就好。 早上九點,辦公室裡的小姐陸陸續續進入。 「毛絲,早安。」徐婉萍打招呼道。 「早啊,婉萍。」毛絲心不在焉地回應。 忽然!桌面上的相片,泛一起抹微微的光亮,毛絲不可置信地眨眨眼,相片裡出現徐婉萍的身影,她正在與部門的經理談話,而談話的內容竟然如同字幕般,在相片畫面的下方浮現,而左上角則映出日期。 毛絲趕緊拿起相片,她左右張望一會兒,確定沒有人在看她,她才將照片放回桌面,原來……這照片是要這樣用……看這個日期是過去,那要怎麼樣才能看未來呢?如果喊名字就可以出現這個人的過去,那…… 「前進、後退、未來、Future……萍婉?」毛絲對著相片胡亂念道。 但是,不管她怎麼念,甚至把名字倒過來念,相片就是沒有反應…… 毛絲盯著相片,嘴裡喃喃說道:「恩……要怎麼弄……」 她聳聳肩,不管了,先上班要緊,要研究……等回家再弄。隨後,毛絲將相片塞回皮包裡,開始每天繁複的工作程序,她打開電腦螢幕,雙手放置在鍵盤前,手指才剛剛敲下幾個字,目光又情不自禁地飄向皮包,她倏地甩甩頭,訝異自己的分心。 她小聲地對自己說道:「要專心!」 但說是這麼說,她的思緒還是無法脫離那張相片,向來做事認真專注、小心仔細、任勞任怨、不論受到如何不平等待遇都絕不吭聲的毛絲,在今天成為心不在焉的最佳代表,報表頻頻打錯、把王淑芬要的起司蛋糕買成提拉米蘇、徐婉萍要喝的咖啡泡成綠茶、陳文心叫她送的私人禮物送錯地點、主管交代要包裝的樣品弄錯……諸如此類的大小錯事接連發生,搞得整個辦公室抱怨連連,隨處都可以聽見:「毛絲!妳又弄錯了啦!」 而面對這波波怒浪,毛絲只好使用她一貫的低姿態,苦著臉一一道歉。 看著猛犯錯的毛絲,部門經理——陳世豪走向毛絲,拍拍她的肩膀,說道:「是不是身體不舒服?不舒服的話就先回去休息吧,別逞強。」 毛絲一臉歉疚地望向陳世豪,她輕嘆一口氣,點頭。沒想到一張照片對她的影響這麼大,她的理智徹底輸給好奇心,與其待在辦公室給大家添麻煩,不如先回去好了,也許……把照片給弄明白,她就不會這麼反常。 毛絲關掉電腦螢幕,提起皮包,緩緩走出辦公室。 * * * * * 回到毛絲所租賃的小套房,她燈也不開,拿出招片將皮包隨手一扔,整個人立即撲上柔軟的單人床,她翻身趴在床面,凝視著相片,說道:「徐婉萍。」 相片瞬間泛起微光,隨後徐婉萍與陳世豪的身影浮現其中,相片的背景是在陳是豪的辦公室,而徐婉萍則站在辦公桌前,毛絲看看日期,是一個月前,那時候公司正準備宣布人事命令。 相片裡…… 徐婉萍緩緩說道:「經理,有件事情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……」 「喔?什麼事?直說無妨。」陳世豪坐在辦公椅上,翹著二郎腿說道。 徐婉萍頓了頓,有點難以啟齒的樣子,她說道:「就是關於毛絲……她……」 「她?」陳世豪挑眉。 「我發現……毛絲她有憂鬱症。」徐婉萍輕咬下唇,緩緩說道。 「喔?」 接著她又說道:「前幾天,毛絲……她不是手腕包著紗布?那個……不是燙傷……是她自殺,所以……毛絲真的是個很好的同事,希望……經理日後……可不可以不要給她太多壓力。」 看到這裡,毛絲倏地坐起身!她哪有什麼憂鬱症啊?那一陣子手上真的是燙傷啊,而且還是徐婉萍自己不小心……忽然間,毛絲的腦筋像是鬆開一個死結般,豁然開朗。原來如此,徐婉萍是故意的,難怪……難怪這次升遷的是徐婉萍,而不是她!那個時候,論資歷、經驗、工作表現,最有可能升遷的就是她,再來才是徐婉萍,沒想到……徐婉萍竟然……這個女人真是惡毒! 接著,毛絲又拿起相片,念道:「王淑芬。」 此時,相片裡緩緩浮現王淑芬的身影,她正拿著一份資料,向總經理報告,看她的神情,應該是非常好的事情,毛絲接著仔細閱讀相片下方浮現的文字。 「這份關於乳製品的行銷提案是妳自己做的嗎?」總經理肅穆地說道。 王淑芬如履薄冰般,微微點頭,說道:「恩,是的。」 總經理輕笑,接著說道:「很好,妳這份提案經過審核,可估計以帶起乳製品銷量上升的熱潮,所以,這個案子就交給妳去主導,當然,獎金是不會少的。」 「謝謝總經理!」王淑芬小臉脹紅,興奮地回應。 看到這一幕,毛絲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,那份提案是她作的呀!那個時候,毛絲寫好這份提案,但是沒有自信,不敢拿去給總經理,王淑芬在那個時候,說要幫她拿去給總經理,有消息再跟她說,他還對王淑芬說了好幾聲「謝謝。」,結果……王淑芬竟然把功勞占為己有! 毛絲還記得,她曾經問過王淑芬審核結果,可是,王淑芬的回答是:「沒有採用。」 她壓抑著胸中的怒焰,繼續念道:「陳文心。」 這一次,毛絲看見赤裸裸的陳文心,趴在她男友的背部。 「你愛不愛我?」陳文心嬌媚地說道。 「愛呀。」男人閉著雙眼,慵懶地說道。 陳文心又問:「那你什麼時候要跟毛絲分手?」 男人並沒有睜開眼睛,他喃喃地說道:「等我拿到保險金。」 「那你什麼時候會……」 男人翻身壓在陳文心軀體上,他輕聲說道:「噓……很快,我都已經計畫好了。」 「該死的!」毛絲咬牙罵道,眼角不禁垂下兩滴碎心的淚珠。陳文心竟然跟男友有染,而她交往四年的男友……居然想拿保險金!她怎麼這麼傻,相信一個騙子四年,原來男友在兩年前說要幫她保險,還替她付保險費,是為了…… 男友打算要殺了她嗎?毛絲感到——血液正由心臟的裂縫邊緣,噴出。她是如此的信任男友,如此一心一意地愛著男友……為什麼……要這樣對待她? 毛絲握著照片,緩緩地讓身子側臥在床面上,雙腿微曲。腦海裡閃過,剛剛自照片中所看到的幕幕畫面,這些人,她平時都是誠心相對,拜託她什麼事情,她從沒拒絕過,而且還盡力做到最好,但是,她得到了什麼?升遷機會被搶、功勞被奪、男友被侵占、愛情被騙走…… 天底下,只有她這麼天字第一號大傻瓜,才會相信「人性本善」!她不甘心……她不甘心啊! 這時,房裡突然迴響起一個聲音:「一滴血,換一個未來。」 毛絲望著灰暗的牆面,此時的她已經無法再思考,任憑眼眶裡濕熱的水滴,將床單浸濡,她微弱的嗓音跟著覆誦:「一滴血,換一個未來。」 毛絲坐起身,自梳妝台裡取出修眉刀,她輕輕地劃破手指,豔紅的血滴,墜落致相片上,那相片就好似一個無底洞,將血滴吞吃殆盡,而在血滴進入相片的同時,一陣藍光隨之亮起。 「殺死婉萍,殺死淑芬、文心、還有……那個可恨的男人!」毛絲含著淚,幾近歇斯底里地喊道。 此時,相片裡突然映出,毛絲手拿著菜刀站在陳文心身後,正要揮刀的模樣,而後藍光倏地熄滅,照片後回復到原本的模樣。 「然後呢?然後呢!」毛絲焦急的大喊。 所以,她的確會殺死陳文心,而且還是用菜刀,但是她會在哪裡殺死陳文心呢?剛剛照片裡並沒有清楚顯示地點……再者,拿菜刀砍人這種粗糙的手法,一下就會被警方查出來吧,那她不就要被關上一輩子?這可不行,毛絲搖頭。 要再換別的方法,殺了陳文心之後,她還要解決負心的男友、奪取升遷的徐婉萍、搶占功勞的王淑芬,於是,毛絲又再擠壓手指,但手指上的傷口血液已經凝結,所以,她劃破手掌,鮮紅的細流緩緩落進相片中。 果真相片裡出現毛絲被逮捕的景像,於是,她又念著各式各樣殺人的手法,以及殺害對象,她發現太直接的殺人手段,像是:拿刀砍、毒殺、開車撞……等,最後都會被抓,這……該怎麼辦才好? 「要再複雜一點。」毛絲對著自己這麼說道。 接下來的時光,毛絲都在構想該怎麼佈局,才能殺死所有欺負她的人,而不會被警察抓到,在試過各種可能性,看過各種殺人後的結果之後,毛絲終於找到一種手法,可以完全的殺人無罪。 她滿足地笑了,惡人終究會有惡報,她懷抱著相片甜甜睡去,期待——明天到來。 * * * * * 「糟糕!要遲到了!」毛絲睜開雙眼的這一刻,她緊張地說道。 她迅速地爬起身,胡亂抓抓頭髮,打開陽台的窗簾,卻發現——天是暗的。毛絲皺起眉頭,為什麼天還是暗的?她明明就睡了很久……現在倒底是幾點? 毛絲轉身要去找鬧鐘,此時,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低沉男音:「不用看了。」 聞聲,毛絲倏地轉身,卻看到那天夜市裡的小販,穩穩地坐在陽台的圍欄上,她睜大雙眼,說道:「是你!」 「對,是我。」小販輕笑說道,他攤平手掌,一個白色小瓶子憑空出現,他看看瓶身的標示,面容上的笑靨更加燦爛。「百解憂……妳還說妳沒有憂鬱症。」 毛絲望著小販,蒼白面容上,驚訝之情表露無遺。小販怎麼會有她的藥呢?她向來都收的很好呀……而且,這個小販是怎麼上來的?她的套房在五樓耶!還有……現在是幾點?她還得趕去上班,實施昨天想好的計畫。 「唉,我本來是好心,才賣妳這東西的,妳看看妳,用成這副德性!」小販手起笑臉,肅穆地說道。「妳使用前都不看說明書的嗎?」 「啊?」毛絲聽得一頭霧水。 說明?哪來的說明書啊!明明就指有一張相片,而且……她用得很好啊,小販為何說得好像她亂用一樣? 「我看妳不只有憂鬱症吧!是不是還有妄想?還是精神分裂?」小販不客氣地說道。 「哪有!」毛絲被小販說得,臉色一陣青一陣白。她覺得眼前這個小販,真是一點禮貌都沒有,對淑女說這種話。 「算了,妳看看妳自己的身體。」小販沒趣地說道。 毛絲側眼盯著小販,緩緩走到全身鏡前,視線仍然在小販身上,她以眼角餘光掃過全身鏡一眼,倏地!她抓住鏡框,但她的雙手卻直直穿透全身鏡的邊框!她看看自己的雙手,又看看全身鏡。 鏡面裡,出現的竟是——一團透明的薄霧。 「一張可以看到過去跟未來的相片,是這麼的好用,但是妳為什麼偏偏要這麼用?明明有很多選擇,但是妳卻作了這麼……唉,不說了,結帳、結帳。」小販說道。 毛絲錯愕地看著小販,一時之間,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。 小販接著說道:「妳不會不知道使用者付費吧?好啦,加贈妳一個消息。」 「什麼消息?」毛絲歪著頭問道。 「妳不是一直想知道,照片照的是什麼東西嗎?」小販正色說道。「就是那個玩意兒。」小販帶著黑皮手套的細長手指,指向毛絲身旁的全身鏡。 毛絲看看全身鏡,又在看看床面上的照片,她苦笑著說道:「原來如此啊……」 隨後,毛絲的身影在空中淡出,如同薄煙般飄進小販手中的鼻煙壺,小販拿起相片,說道:「說明。」 相片緩緩浮出黑字: 歡迎使用托拓之鑰,本產品由埃及書神托托製造。 使用規則: 一.如欲觀看過去,請說出欲看之人物、時間、地點即可。 二.如欲觀看未來,請供奉一滴鮮血,說出欲觀看之人物、時間、地點即可,但一滴血,只能看三十秒的未來。 安全警告: 長時間觀看過去,會造成精神耗弱,失血果多會造成死亡,請小心使用。 「說的這麼清楚,還會用錯……這麼好的東西,可惜了……」小販訕訕地說道。 【完】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