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4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絕】5-1

「政府於今天下午三點招開記者會發表聲明,衛生署署長表示,撲殺之說全屬無稽之談,此次病毒來襲異常兇猛,不少患者死亡,為了避免感染擴大,死亡患者的屍體,採取焚化的方式處理……」 王淳瀚一家人圍坐在客廳桌面邊緣,全神貫注地凝視電視機螢幕,以往此時客廳的喧鬧氣氛不再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鴨雀無聲,客廳裡,只剩新聞播報的聲音——緩緩流動。 王媽媽輕聲嘆息,她放下碗筷,隨即起身走向大門。這樣的消息,對她來說實在太過沉重,易感的心無法負荷太過的悲傷,人一生短短幾十年,她不喜歡讓自己有機會愁眉苦臉。 「妳去哪?」王爸爸抬頭說道。 「散步啦。」王媽媽小聲地回應,接著便走出家門。 「重生基金會會長——張晨銘,也於今日傍晚發表聲明,表示針對此次的疫情,重生基金會已經聘請國外醫學界一流醫療團隊來台,研發可抑制病毒之疫苗,目前已進入人體實驗階段,張晨銘特別聲明,歡迎民眾前往重生基金會就醫,其內部備有良好以及舒適的醫護空間,可提供民眾優良的照護。」 王淳瀚與李盈瑜並肩坐在沙發上,他握著李盈瑜的小手,高聳的鼻呼出一道深沉的氣息,也許是會意王淳瀚的心情,李盈瑜不禁用盡她所僅有的小力氣,回握王淳瀚厚實的大手掌。 紙究竟是包不住火,當國防部長提出要將確定被奈米機器人汙染的民眾焚化時,王淳瀚就已經料想到現在的情況,消息一定會曝光,而且在曝光之後人民肯定是會開始反政府,再也不信任政府,所以,基本上「撲殺」這個提議是有問題的,但是,卻也沒有別的方法比「撲殺」更能紓緩現實的狀況,因為,在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治療奈米機器人的條件下,留下這些被汙染的人,只會擴大汙染的範圍,造成更多的損傷,所以,殺掉被汙染的人,才是上上策。 但是這一點,只有了解情況的人才能體諒,一般的民眾根本不會考慮到這些,他們只知道,自己的親人——被殺。 凝望著電視機螢幕,王淳瀚的心盛滿濃濃憂愁。重生基金會在這種時刻發表聲明,擺明了就是有問題,這場政府口中所謂的疫情,根本就不是由病毒引起的,所以,怎麼可能會有疫苗?但又為何重生基金要發佈有「疫苗」的消息呢?純粹是要拉攏民心嗎?但若重生基金會就是碧眼人種的大本營,拉攏民心又有何用? 「淳瀚,外面有人找你。」堅持不看新聞外出散步的王媽媽,打開家門,探頭進來說道。 「誰?」王淳瀚挑眉說道,在這種緊張的時刻,躲在家裡比較安全吧,怎麼還會有人來找他? 王媽媽搖頭說道:「我不認識耶,一個瘦瘦高高的男孩子,還穿西裝,說是你朋友。」 「朋友?」王淳瀚狐疑地說道,說是朋友就更奇怪了,而且還是穿西裝的人,他不記得他有朋友是會穿西裝的。 見王淳瀚屁股仍然黏在沙發上,王媽媽不耐煩地說道:「對啦,你出來看看啦。」 王淳瀚與李盈瑜互看一眼,他鬆開李盈瑜的小手,起身走出家門,而站在王家大門外的男人,正是——葉亨奇。 「是你!」王淳瀚略帶訝異地說道。 「既然你已經認識我,那我就不自我介紹了。」葉亨奇有禮貌地微微欠身,說道。 王淳瀚不動聲色地快速描一眼家門,門——沒有關。他心底開始盤算著,要試葉亨奇作出什麼危險的舉動,自己應該要怎麼反應,但是,不管怎麼想,碧眼種族的能力這麼強,王家似乎都會被殲滅,現在該怎麼辦才好?引開葉亨奇嗎?還是……王淳瀚摸摸口袋裡的手機。 「有何貴幹。」王淳瀚壓抑著情緒的波動,冷冷地說道。他斜靠在牆面上,雙手插進褲口袋,憑著印象按下蕭靖德的電話號碼。 「很直接。」葉亨奇輕笑,隨即雙手背在身後,說道。「不囉嗦,加入我們吧。」 「不要。」王淳瀚想都不想,利落地說道。 「哈、哈、哈、哈!」聞言,葉亨奇仰頭長笑,他緩緩逼近王淳瀚,說道:「有意思,你不害怕嗎?不怕拒絕我,讓我一怒之下,吃光你全家?」 確定蕭靖德的電話撥通,王淳瀚雙手抱胸說道:「就算我答應,讓你身上的東西汙染,也還是死路一條,不是嗎?這樣的話,對我來說一點差別也沒有,你會找得到我,應該也已經調查過我,要我加入,起碼也開點讓我感興趣的條件。」 葉亨奇的來意倒是讓王淳瀚小小吃驚,也稍稍鬆一口氣,這表示他還有一些緩衝時間,可以等蕭靖德到這邊。王淳瀚不驚訝葉亨奇可以找到他,但是,王淳瀚不夠有錢也不夠有權,怎麼會想要來遊說他呢? 「你不覺得,對你、我來說,在這個世界上要作什麼都太容易嗎?不管是讀書、遊戲、工作,總是輕輕鬆鬆就能夠作的比別人好,一點挑戰性都沒有,當發覺自己不管怎麼作都是最好的時候,這世界的一切都變得很無趣、沒有刺激感,當然也就不會有成就感。」葉亨奇站直身軀,凝視著王淳瀚說道。 葉亨奇一語道破王淳瀚多年的心聲。的確,他也曾經感到這個世界很無趣,對王淳瀚來說要作什麼都太容易了,當讀書永遠都第一名時,他就不再那麼愛念書了,當玩線上遊戲不管怎麼跟人PK都是他贏,他也感到遊戲很無聊,不需要付出太多就能成功,那麼成功對他來說就不是什麼必要的東西,直到,他遇見李盈瑜。 有了一個必須要保護的人,世界會變得不一樣。要保護李盈瑜他就必須要茁壯,要成功、要有錢、要有適當的權,才能牽著李盈瑜的手,幸福快樂地過完這一生,原本那些對他來說不重要的東西,都漸漸變的很重要。 「是這麼說沒錯,但是,我女朋友就很有趣啊,要是你還算活著,我強烈推薦你去交一個不是很聰明的女朋友。」王淳瀚輕笑,說道。對他來說,現在只要吵架能吵贏李盈瑜就很有成就感了。 「呵、呵。」葉亨奇冷笑,接著說道:「如果現在有一場足以改變全台灣的戰役,打倒腐敗的體系,重新打造一個新台灣,建立完美的生存環境,如此熱血沸騰的大事,你真的一點都不想參與?」 「這麼說好了,打這場仗對你有什麼好處?」王淳瀚摸摸鼻子,頗富興致地說道。 「我可以堂堂正正的繼續生存,變成像我這樣,不算活也不算死的生命型態,這個社會根本就無法容忍,人總是害怕未知與不正常,所以很多人會怕鬼、怕無法預知的災難,何況是一個喝血吃生肉的東西?你一定會想說為什麼不等待治療?經過這麼多事情,你知道我們這些人的生命跡象早就停止了,那這樣來說,治療對我們一點意義都沒有,不論如何我們都不會再活起來!」葉亨奇肅穆地說道。 葉亨奇所提出的觀點,任誰都無法反駁,人類無厘頭的恐懼與永不復返的生命,這是怎麼也不能改變的,如果,葉亨奇想要繼續存在,他的確必須這麼作。 王淳瀚頓了頓,說道:「但是……只要別人不知道,你還是可以繼續這樣生存,吃牛、羊一樣可以充饑,為什麼要吃人?明明還是有機會和平共處,為什麼你硬是要選擇毀滅人類?」 「如果你有能力天天吃滿漢全席,你還會再吃乾掉的饅頭嗎?這是很簡單的道理,只要是有意識的生物,都會想辦法讓自己過得更好,再說,就算我願意吃牛、羊,你能想像午餐時間,我跟同事一起用餐,別人看見我吃生肉的表情嗎?他們會怎麼想?會怎麼對待我?我告訴你,他們一樣會選擇消滅我!」葉亨奇感到好笑,說道。 王淳瀚無法再說些什麼,因為,如果他跟葉亨奇的遭遇互換,也會作跟葉亨奇一樣的選擇,他放棄說服葉亨奇的念頭,接著說道:「好,那我再問你,打這場仗對我有什麼好處?」 「我們可以一起站在世界的頂端,作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,加入我們,當我的夥伴吧,我絕對視你如己出,有福同享,你的家人、女友也可以加入我們,我會給你們最好的待遇和照顧。」葉亨奇認真地凝視王淳瀚的雙眼,態度誠懇地緩緩說道。 看著葉亨奇眼裡的真誠,王淳瀚幾乎動容,若他只有孤身一人,可能就會答應加入了,但是,他不能,因為有太多的人、事、物必須要考慮。 王淳瀚清清嗓音,正色說道:「葉亨奇,變成跟你一樣,有很多身為人類的快樂會被剝奪,不能再享受美味的食物、不再為世間的一切感到快樂悲傷,這樣的生活才真的是無趣,我的家人不會喜歡這樣的生活的。站在世界的頂端,如果沒有家人、愛人會為自己的成就喝采,分享成功的喜悅,是很寂寞孤獨的,而我並不嚮往這種情境。」 葉亨奇移開原本停留在王淳瀚身上的目光,不發一語。 王淳瀚輕聲嘆息,又說道:「你的誠摯邀請,我真的感到很榮幸。但是,很抱歉,我並不能苟同你的想法,也許,在你發現自己已經失去生命跡象的那一刻,你就應該靜靜的讓自己真正死去。你有你戰鬥的理由,我無法辯駁,但是,我也有我想要保護的東西,所以……你請回吧。」 此時,遠方傳來陣陣汽車引擎的聲響。 葉亨奇面容上輕鬆的笑言蛻變為冰冷的線條,他緩緩地說道:「可惜了……我本來是很欣賞你的,下一次再見面,我會親手解決你。」 語畢,葉亨奇便瞬間消失在夜色當中,留下王淳瀚一人,站在街道上凝望對面草叢生的空地,這一刻,王淳瀚不知該如何,收拾心底交錯複雜的情緒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