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絕】5-7

沙鹿鎮,新天地賣場。 蕭靖德拉著父親的手,在擁擠的人群當中竄行。廣播公佈真相之後,他立即取出王淳瀚要他製作的電擊槍,拉著父親就開車直抵新天地賣場,因為,變異人的強大,他可是親眼見識過的,面對牠們人類根本無法與之抗衡,在這段緊張時期裡,還是把自身藏好乖乖待在家裡比較妥當,但是這樣糧食就成為一個大問題,所以,他現在才會跟父親一起被困在新天地裡。 抵達新天地的時候,賣場內部就已經人滿為患了,購物車都沒剩半台,他好不容易找到紙箱,才開始跟父親一同搶購食品,但買東西的人實在太多,連一包泡麵都搶不太到,紙箱才裝不到一半,遠方便傳來陣陣駭人的尖叫聲! 十數個變異人出現在大賣場當中,由入口的方向殺進來,蕭靖德親眼看著變異人的雙手,竟如同利刃般,輕輕劃過即削下一顆人頭,頸動脈溫熱的瑰色瓊汁在空中交錯縱橫,入口方向的視野裡,彷彿蒙上一層艷紅的薄紗,令人心驚的殺氣有如浪濤,迎面襲擊而來。 蕭靖德拋下手中的紙箱,抓住父親的手腕,凝肅地說道:「阿爸,抓住我的手,不要放開!」 隨即,他便領著父親,以身軀撞開前方的人群,直往出口的方向急馳,但到了結帳區附近的冷藏櫃時,卻發現出口已經讓五個變異人守住,蕭靖德倏地煞住腳步。 他回頭看著後面的殺戮,又再看看前方的變異人,他們似乎只是負責守住出口,並沒有進入賣場的的意圖,蕭靖德默數著電擊槍彈夾裡可發射的數量--六發,只要能在變異人靠近之前,幹掉守住出口的五個,應該夠殺出去,但是他需要障礙物掩護……可是,射程只有七公尺…… 「阿爸,跟緊了,我們殺出去!」蕭靖德回頭對父親說道。 沒有障礙物可以掩護,那只好硬拼!努力過總比呆呆地等死好,蕭靖德抓緊父親的手掌,右手舉槍,迅速射擊。 出口方向最右方變異人倒地,其餘四個變異人便盯緊蕭靖德,舉步飛躍而來!蕭靖德抓緊四人在空中的時間,連續發射四槍,但只擊中三名目標,就在最後一名變異人撲上蕭靖德身軀之時,他瞬時候退倒地,發射最後一發電擊針,變異人就趴倒在他跟前,雙眼翻白、四肢抽蓄抖動不以。 「好險。」蕭靖德拭去額上的冷汗,說道。「阿爸,走。」 蕭家父子倆互看一眼,便朝著收銀區的方向前進,蕭靖德緊握著父親的手,出口就近在眼前,就在雙腳即將踏出收銀區的那一瞬間,忽地一陣強大的力量,讓蕭靖德整個身軀向後飛馳,「碰」的一聲!平躺在硬梆梆的水泥地面上,強烈的暈眩與背部撞擊之劇烈疼痛,倏地襲擊而來,占領他的血肉之軀! 平躺在地面,脊椎所傳來的刺痛讓蕭靖德不想移動,但是不行,他必須要動;他必須帶著父親安全離開這個戰場;他必須——保護至親的家人。心念轉動的數秒間,蕭靖德咬牙忍著皮肉痛,使勁地轉動身軀,模糊的視線,卻只能看見父親微胖的身形,瞬間,被拆、解、撕、裂! 此情此景下,也許是本能反應,蕭靖德扶著發暈的腦袋,身子不住地向後移動,最後拔腿就跑!奔跑的過程當中,他的腦袋幾乎是一片空白,顧不得後方的哀嚎聲,也顧不得是否有追兵,只知道他必須盡他所有的力量快跑,只知道,他的目的地是——停車場中的NISSAN轎車。 賣場裡所傳出的嘈雜聲逐漸遠去,蕭靖德一上車便迅速地將車門上鎖,躲進後座底部,而如此狹小令人不適的空間,竟帶給蕭靖德那麼一絲絲的安全感,他急促的呼吸,便在如此微弱的安全感下,逐漸平復,此時,他才有辦法,攤開一直緊握的拳。 躺在手心中央的,是父親帶了幾十年的銀戒。 凝視著這只銀戒,背部的不適感已經退去,但心的裂縫才剛開始發疼。蝕骨的酸意在血管裡鼓動,順著體循環在體內四處流竄,他感到五臟六腑正在讓萬蟻啃蝕,胸口更是如同被鈍器撞擊般,悶痛不以,而那濃厚的羞恥感,就好似海嘯狂浪,將他捲入深不見底的海。 他,蕭靖德,算是哪門子的警察?保護不了人民;保護不了朋友,最後,連親人都保不住……但,最讓他感到羞愧的是,他一直以為自己是正義的戰士,面對任何都無畏無懼,他是絕對可以犧牲自己面不改色的,可是,如今——他卻連反擊的勇氣都沒有,只會躲在這狹窄的空間,絲毫不敢踏出車門一步,到現在……他才了解自己是多麼的懦弱、無用。 眼睜睜的看著父親被撕成碎片,而他卻只會逃跑!只會躲藏! 蕭靖德身子蜷縮,雙手緊握住那小小的銀戒,憤怒與羞慚在心底糾結交纏,他緊閉雙眼,父親肢解的影像在腦迴中旋繞,抓不住、揮不去,不管他如何的努力,也無法遏止那紅透的鼻不發酸,於是,他只好靜靜地,任憑溫熱淚在面頰上,織成片片水膜。 「阿爸……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