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萬字小說交流賽--【絕】5-11

前往大里市的路途上,寬敞的中港路在昏黃路燈的照耀下,是如此的平靜祥和,方才的險象就好似沒有發生一般,但王淳瀚知道,在這看似寧靜的高聳水泥叢林中,殘酷的殺戮正在進行,而他,卻沒有任何意願轉向去救人,因為他明白面對變異人,沒有武器自保就等於死,在彈夾數量少得可憐的情況下,就算他願意開車去救人,他也幫不上太多忙,甚至還有可能會害家人喪命。 這是一場戰爭,而要打勝仗,謀略、計畫是絕對必須,一昧的胡亂逞英雄,只不過是多增加一位犧牲者,對於戰勝敵人一點幫助都沒有,王淳瀚的想法是:『要犧牲,可以,但絕對要犧牲得有價值。』 王家的藍色VOVO轎車,沿著中港路接上忠明南路,在穿越地下道之後轉國光路,經過中興大學、大買家大賣場,正式進入大里市範圍內,夜是如此寂靜,但不知是否為心理作祟,王淳瀚感到四處皆是濃濃的屍氣,黑夜的詭譎搭配上死亡的悲淒,是那麼絕美契合,忽地,一股空前的孤寂,瞬間壟罩王氏一家,現在凌晨三點四十八分,有多少台灣人還擁有呼吸? 車內一片鴉雀無聲,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開口談論現在的景況,彷彿一開口,那心底僅存的一絲希望,就會消失無蹤。 前後莫約三十分鐘的路程,藍色VOVO在李盈瑜住處樓下停歇,車身一穩住,王淳瀚二話不說,立即衝出轎車,直往公寓的四樓奔跑,心底直念著:『菩薩保佑,希望李盈瑜平安無恙。』 但剛踏上二樓,胃裡酸液翻滾奔騰,王淳瀚倏地乾嘔出聲,他雙手底著膝蓋,眼眶泛起陣陣熱潮。紅,到處都是紅,鮮血就如同顏料般,掩蓋住牆面與地板的顏色,破碎的殘骸、不成原型的組織,零散地分布在每個角落,他抬頭望向三樓,他發現自己——好害怕,害怕看到……他不想看的…… 以二樓的情況看來,變異人的行動已經告終,那……李盈瑜還活著嗎?王淳瀚的思緒及促交錯交結,他害怕進入四樓,卻又期待四樓能有不一樣的結果,他無法抹去期待李盈瑜還活著的心思,又怕萬一見到屍體……他會徹底崩潰。 王淳瀚深吸一口混濁的空氣,快步走上通往四樓的階梯。不論如何,他都必需求證,生要見人死要見屍,如果李盈瑜真的不幸身亡,那麼,他絕對要復仇!敢動他的女人?他必定會讓變異人後悔,曾經做過這回事。 踏進李家客廳,不出所料,李氏夫妻已經過世,客廳裡的家具、擺設東倒西歪凌亂不已,看得出來李氏夫婦有激烈掙扎。客廳牆角,李爸爸的胸膛被劃出一道兇狠的裂口,棉質睡衣沾染上深暗的褐色,殷紅的腸子自裂口滑出,王淳瀚不禁又是一陣乾嘔,而李媽媽則是身首異處,那截斷頭顱上的雙眸,仍然睜得瞪大不肯瞑目,他別過頭去,不願再多看。 李家只有三個人,李盈瑜呢? 王淳瀚疾步查看李盈瑜的房間、主臥室、起居室、浴室、廚房,看見衣櫃門大開,衣物、化妝品、日用品散落滿地,電器、瓷器被砸得粉碎,但就不見李盈瑜人影,他挫敗的站在廚房正中央,不可置信地環顧四周。 李盈瑜這麼大一個人,怎麼可能找不到?是被吃乾抹盡了嗎?還是被變異人抓走……不管是哪一種可能,李盈瑜都只有一種下場…… 王淳瀚嚥下一口津液。 李盈瑜死了。一股鬱悶之氣,重重地撞擊他的心,那磨人的痠麻感,迅速地攀爬進腦迴,往日快樂的影像歷歷在目,李盈瑜的軟語呢喃就彷彿猶在耳祭,溫熱的淚水撲撲簌簌,他低著頭雙手緊握泛白,想要控制心跳,但卻壓抑不住那不可言的悲、斷不了的淚。 他希望,死的是他自己。 「寶寶?」 王淳瀚倏地轉頭,是幻聽嗎?他方才好似聽見思念聲音,四處張望一會兒,卻不見任何動靜,難道……他真的完全崩潰了?精神錯亂出現幻聽?隨後「喀!」一聲,他竟瞧見李盈瑜自廚房角落的洗衣槽中爬出! 他屏住氣息,凝望著李盈瑜,深怕一呼吸李盈瑜就會消失不見,悲傷與喜悅切換的速度實在太快,一時間他根本無法反應,只能滿臉錯愕地——站著,莫約半分鐘過去,他才帶著微妙的心情,一個大步向前,將李盈瑜攬在懷裡,緊緊擁住,嘴裡喃喃念著:「謝天謝地、謝天謝地。」 還好,李盈瑜家的洗衣機夠大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