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響J. -- 生人墳場

關於部落格
想死嗎?來這裡吧。
  • 11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萬字小說交流賽--【絕】5-18

台中市,重生基金會大樓外圍。 王淳瀚、蕭靖德、三位國軍就窩在,重生基金會大樓斜對面的建築轉角中,他們觀望著對面大樓的守備情況,整棟建築物共有三個出口,而每一個出口大約都有兩到三個變異人駐守,皆沒有攜帶任何的武器。 王淳瀚冷笑。變異人還真是對自己自信的可以,什麼都沒帶,大大方方的就站在那,擺明了就是肯定不會有人敢闖,就算有人擁有這硬闖的膽量,他們也能輕易將其手刃,不知為何,王淳瀚的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侮辱感。 他甩甩頭。現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,為了來到這裡做實驗,他可是費盡唇舌,好說歹說才說服李盈瑜讓他來此,在那時,可人兒哭得梨花帶淚,讓他心疼不已,李盈瑜哽咽的一句:『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,連你都失去……我該怎麼辦?』叫他語塞,但他還是非來不可,變異人一天未除,人類就沒有辦法好好過日子,而他與李盈瑜也更別提有什麼美好的未來,能不能存活都是一個大問題!他並沒有什麼救世的大抱負,只是單純的想與心愛的人平安廝守一生。 所以,他不能浪費這大好的機會,不但要取得實驗結果,而且還必須活下來!必要的時候,就算要犧牲別人,他也要為了李盈瑜而活下去。 變異人的鬆散防守,雖然挺讓人不服氣,但是,這也給王淳瀚一個非常方便的實驗機會,他只要讓國軍瞄準其一,先射出罐頭的淬取液(內含防腐劑),再以電擊槍攻擊,就可以得到實驗結果,但,現在最大的問題是,電擊槍的射擊距離只有六公尺,而防腐劑一但命中目標,其他的變異人一定會發現,這時,變異人會一窩蜂地朝他們跑來,雖說車就在附近,要逃也不是逃不掉,但就怕沒有時間看到實驗結果。 所以,要就是等變異人落單,而後擊破,不然……就必須犧牲幾條人命,而被犧牲的當然不會是他自己。 「要等嗎?」蕭靖德低聲問道。目前的情況,不需王淳瀚明說,他心底自然也是明白。 王淳瀚點頭說道:「先等等吧。」 他也不是真的那麼鐵石心腸的人,犧牲無辜的生命而不感愧疚,自然是不可能,他的想法是,除非萬不得以,希望能不要這麼作就不要,但若真要犧牲,那也要讓死去的人,犧牲得有價值。 而就在等待觀望的同時,葉亨奇領著一隊人馬,浩浩蕩蕩地步出大樓,在門口停下腳步,隨即他面向著無人街道,大喊:「王淳瀚!我知道你在,別躲了,出來吧。」 聞言,王淳瀚與蕭靖德互看一眼,沒想到葉亨奇竟然會出現,而且還早已發現他們的蹤跡。被點名了,這下可怎麼辦才好?他勢必得要走出去應聲,心念轉動間,王淳瀚緊握蕭靖德的肩,說道:「你知道我想說什麼吧?」 蕭靖德立即會意點頭,道:「恩。」 語畢,王淳瀚將裝有防腐劑的針劑與電擊槍藏在身後,暗忖:『也許,這是個機會。』 王淳瀚緩緩地走出角落,葉亨奇立即說道:「別動,我知道那東西射程是六公尺。」 他葉亨奇可不笨,王淳瀚會來此肯定是有什麼計畫,精明如他這般不可能會像白癡一樣,跑來這裡白白送死,話雖如此,但葉亨奇還真想不出,王淳瀚來此地的理由,而這種未知的感覺,正是他最討厭的,越是不了解,他就越想去探究。但不論王淳瀚來這裡的理由是什麼,他都深知,絕對不會是來投效變異人的,人才如果不能為己所用,那麼便是必殺之的廢物。 「放下武器,你的意圖,大家心知肚明,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效忠我,不然就是死!」葉亨奇語氣肅穆。 王淳瀚抿唇,丟下手中的電擊槍,高傲地抬起頭,直視葉亨奇碧綠的雙瞳,緩緩說道:「別作夢了,被抓到我也無話可說,我就站在這裡,要殺要剮隨便!」 如此爽快的話語,葉亨奇直覺有詐,王淳瀚是不會沒事跑來這裡白白讓他殺的,肯定有什麼陰謀,但是,那會是一個甚麼樣的陰謀呢?葉亨奇若就這麼上前去了結他,會不會就剛好中了王淳瀚的圈套?可是,換個想法,王淳瀚還能有什麼樣的圈套?人類所擁有的不就是電擊槍而已,且彈夾數量也很有限,雖不知王淳瀚身上還有沒有第二把電擊槍,但是憑葉亨奇的身手反應,他不信能有什麼東西是他躲不過的! 於是,他心一橫,隨即便以閃電般的速度衝向王淳瀚,而就在他起步的同時,王淳瀚取出身後的防腐劑,就往葉亨奇的方向奮力擲去! 『果然有詐!』葉亨奇暗忖。他身形微微一閃,那防腐劑針頭,便筆直地射進葉亨奇後方的楊淑婷體內。葉亨奇並沒有回頭,白皙的纖細手指直往王淳瀚擊去!就在那短短幾公尺的距離間,王淳瀚默數著時間。 倏地,「碰!」一聲。這聲響並不是王淳瀚所預料中會出現的,他瞠大著雙眼,不可思議地凝視著葉亨奇染上血紅的細長手指,其所穿透的,竟是李盈瑜小小的心口…… 瞬間,他感到周圍的一切彷彿都凍結凝止,空氣好似不曾流動,眼前的景象只能看見倒在地面上,毫無生氣的李盈瑜。怎麼會這樣呢?李盈瑜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?他明明都計算好了,只要能夠及時蹲下,他就可以躲過攻擊,蕭靖德與國軍就可以發射電擊,不但可以知道實驗結果,他們也可以全身而退。 為什麼李盈瑜會在這裡!王淳瀚摟起地面上的李盈瑜,小心翼翼地捧著她的小臉蛋,略帶顫抖地輕聲喚道:「醒醒啊,醒醒啊,老婆……」 那噬骨磨人的悲慟,如同潮水般將他捲進深不見底的海,化不開的苦澀在嘴裡滿溢,他感到窒息、全身無力,胸口就彷彿萬蟻啃蝕,酸麻難耐……眼底的熱潮不斷湧起,撲簌簌的淚無可抑止……他沒有辦法思考,腦海裡只有李盈瑜對他說過的最後一句話:『失去你,我該怎麼辦?』 他皺緊眉頭,用盡全身的力量抱住李盈瑜嬌小的軀體,失去她,王淳瀚的生命也不再有意義。 短短數秒間,葉亨奇也是一陣錯愕,向來一切狀況總是都在他掌握中,原本他以為這世上不會再有任何足以讓他驚訝的事情,但,只要遇上王淳瀚,似乎『驚詫』就會隨之而來,半途怎麼會又出現個女的? 此時,蕭靖德抓緊時間,趁隙領著三名國軍,衝向前方開始朝變異人射擊!葉亨奇顧不得太多趕緊向後方撤退。三名國軍跑至王淳瀚前方,而王淳瀚卻無動於衷,只抱著李盈瑜不動,蕭靖德望了眼前方的狀況,又再看看喪失動力的王淳瀚,他該怎麼辦?完成任務,丟下王淳瀚,順利撤退,或者,完成任務,帶走王淳瀚,但是有被殲滅的危險…… 他突然想起,已故的蕭爸爸、蕭哥哥,在變異人突襲的時候,他並沒有拯救親人,因為沒有武器、沒有應變時間,他知道自己勝算太低,所以,他選擇逃。但現在呢?他有了武器,也有了一點點的緩衝時間,他還要逃嗎?如果,他真的逃了,日後他要用什麼去面自己、面對王淳瀚的家人、面對這個世界?他,不想當個懦夫,與其讓愧疚折磨他一生,那不如現在就死。還有機會,他不能放棄! 「射擊那個女的!」蕭靖德對著國軍大喊道。隨即,他拳頭一揮,狠狠揍了王淳瀚一拳,「現在不是放棄的時候!她是因為愛你才救你的!你他媽的給我起來!」 語畢,蕭靖德二話不說,使盡吃奶的力量,咬緊牙根全力抓著王淳瀚的衣領,硬拖他也要把王淳瀚給拖離開這邊,也許是蕭靖德的拳頭奏效了,又或許是王淳瀚心念上有了不一樣的轉變,他扛起李盈瑜的屍體,偕同蕭靖德一同邁向逃生用的車輛。 上車前,視力二點零的蕭靖德與王淳瀚不忘回頭觀看,他們倆親眼見證了,變異人在防腐劑的催化下,如同奶油般層層化開,形成一灘濃稠的紅泥。變異人不斷蜂湧而出,蕭靖德迅速坐上駕駛座踩下油門,加速離開重生基金會,然而他們並沒有回頭去載回國軍,但是,他們保證今天犧牲三條人命,明天,他門絕對可以加倍收回! 王淳瀚輕柔撫摸著,李盈瑜逐漸冰冷的軀體,這個仇他絕對要報!他暗忖:『葉亨奇!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』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